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加多宝乱象丛生:被多名员工状告克扣加班费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1-03-18 07:13:06

  2011年3月,对于来自云浮的黄灿辉而言,本应是与老东家加多宝三年签约期满的最后一个月,但就在这个月,他却将加多宝告上了法庭。

  就在黄灿辉四处奔走于将加多宝告上法庭的同时,2011年1月,加多宝集团以1.3亿元的捐款荣获了“2010年度公益单位”的称号。这家曾在汶川地震及玉树地震中捐款均达到1亿元,以慈善为宣传口号的大型企业,却在自己的百度贴吧中被其员工爆料称:“加多宝的那些捐款,均是从我们的工资中一分一分克扣而来。”

  两种大相径庭的表现,加多宝到底怎么了?

  蹊跷的劳务派遣

  近日,两起类似的加多宝员工诉讼案在北京、东莞接连开庭:3月2日,北京加多宝分公司员工谭德春诉加多宝劳动纠纷案二次开庭;3月3日,加多宝粤北区清远办事处业务代表黄灿辉将加多宝告上东莞市长安人力资源分局劳动仲裁庭。南北两起员工状告案的诉讼理由均为“克扣加班费”。

  谭德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2009年10月加多宝实行了综合工时制后,加班费由原来的200%变更为150%,从一月一结变为一年一结算后,淡旺季相抵消,工资大幅减少。东莞员工则在此基础上因同工不同酬的待遇,近一年的加班费仅为512元。

  去年10月,温州一王姓员工因相同原因将加多宝告上法庭并获胜,这也成为加多宝员工状告公司胜诉的首个案例。

  在此前后,有关加多宝公司变相裁员、克扣加班工资、强制执行特殊工时制等各种投诉接二连三,已涉及北京、广东、杭州、温州、武汉、青岛等各地分公司。并曾数次出现各地加多宝员工集体抗议的事件。面对接二连三的员工诉讼,加多宝资讯部田威女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我正在出差,对于相关的情况并不了解。”

  记者在了解过程中发现,导致加多宝克扣员工加班费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年为周期综合计算的工作制度上。对此,丹宁律师事务所劳动人事部执业律师沈斌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加多宝的问题不在于实行工时制,而在于单方面的变更工时制,这实际上是一种变更工资支付的方式,在法律上必须得经过员工的同意。”

  “2009年10月1日,加多宝开始实行特殊工时制,只在开会的时候发给员工一张签到表,并没有具体给我们说明。签字的时候我在香港,公司后来让我补签时只说证明自己到会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谭德春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情况。

  此外,一份加多宝内部“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或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申请表中显示“申请销售人员295人”。“这个清单和我们整个员工规模有很大差距,2009年仅广东一个地区的业务代表就已经超过了1000人。”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此申请表中,记者发现加多宝所填写的企业人数为600人,但其招聘官网显示的数据却为1000人以上。

  在劳务派遣人员上,加多宝也令人疑惑。“我这样的销售代表是属于劳务派遣人员,我们和正式员工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但拿到的工资却低很多,同工不同酬。”据黄灿辉介绍,劳务派遣人员占据加多宝销售员工的50%以上的比例。

  “民法第66条规定了劳务派遣使用于临时性的岗位,业务员不可能属于这种性质。对于王老吉而言业务员是销售岗位必不可少的,这是企业想节约成本的做法。”广东律人律师事务所管铁流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在黄灿辉给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合同上显示,双方签订的合同时间为3年。

  另外,在黄灿辉的合同中,与其签约的企业不是加多宝而是一家名为江西鹰潭博胜的公司。“这是加多宝给我的外派合同,鹰潭博胜在2008年和加多宝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这公司我一直没有联系过,也从来不了解,但是我的社保金、医保等都是注册在江西,我在广州根本用不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时代周报记者随即查询了江西工商局网,却发现并没有一家名为鹰潭博胜的公司。输入江西鹰潭博胜法人代表的名字后,注册单位却只有一名为鹰潭蓝拓的公司,但此公司没有任何的名称变更记录。而鹰潭工商局档案科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注册号码只有鹰潭蓝拓公司,更名时间是在2010年9月,且2009-2010年没有任何的年检记录。

  “这个必须要去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如果真的没有这家公司,那么加多宝第一涉嫌是伪造证据,第二涉嫌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除触犯刑法外还涉嫌偷税漏税和骗保。”管铁流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广东东莞劳动局工作人员谢小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关于此事我们暂不清楚。若员工进行了投诉,我们会去调查,如果属实,我们会按照劳动合同或者劳动监察条例来对企业进行查处。”

  被迫辞职 中层流向竞争对手

  “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说自己信佛,不会主动开除员工,但却是逼迫公司员工离职。”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气愤地说道。

  上述温州王姓工作人员离职经历则颇具代表性:在其要求调换工作岗位未果后,负责主管称自动辞职就给两个月工资作为补偿,但要先填写离职申请表去申请补偿。但当王女士签下了离职申请表后第二天,人事部门便告知该员工是自动离职,拒绝给予任何的补偿。

  “北京工程部有500多人,我离职的时候有40-50人离职。有些不愿签署的员工,加多宝称要么签约,要么走人,前提是自己辞工。”谭德春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2009年大概从8月份起就开始陆陆续续有员工辞职,安徽那边有四分之三的人辞职了,分公司拿了辞职表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写好工号交上去,不然就会调到很边远的地方。一个清远的主管也走了,原因是上级仅给他打了12分的行政分(满分100分)。像我的这部分劳务派遣人员大部分在2009年年底辞职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证实道。

  一位郑州的加多宝陈姓员工证实称:“郑州这边的公司目前已经开始在辞退文员”。此外,加多宝安徽等地的文员辞退现象也较为严重。“2009年年底许多文员被要求去做业务代表,但文员都是女孩,做业务代表很辛苦,所以很多人也走了。”黄灿辉表示。

  2010年4月24日,霸王凉茶在继“和其正”后成为凉茶市场上的新成员,成为了加多宝中层人员跳槽的一个重要去向。时代周报记者找到一位曾为加多宝开拓了区域市场的高管人员,他表示:“我是2006年加入加多宝的,2009年5月去了霸王,离开的原因是我的上级有要求我走的意思,我所负责的区域是我一个人开发的,三年后上司调来一个级别比我高的人,掌握了客户后就开始踢开我。在加多宝做事只能和自己分管的领导沟通,接触不到高层,很不透明。”

  这位离职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就我这个层面来说,我知道离开的人的比例不止30%,前段时间我还在和以前的朋友聊天,目前想走的还有两个高级业务员。现在从加多宝跳槽到霸王的中层以上领导就我所知的也有几个。而从加多宝离开后,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2011年,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加多宝将撤销区域办公室人事助理以及区域经理。此前粤北区域管辖的是韶关、清远等地,现在已经撤销直接归广东部门管辖,粤北区人员已调离。“此前一个地级市办事处主任负责管辖一个地级市,2011年后需管辖两个地级市。今年加多宝没有招收劳务派遣员工,2009年减少一线人员,2011年轮到主管人员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手涌现 发展遇瓶颈

  资料显示:2002年,王老吉的销售地区仅为广东东莞、深圳及浙南一带。2007年形成餐饮通路、商超通路等五条分销渠道,2008年大获全胜后,加多宝便开始以渠道扩张达到布局全国市场的目的。

  加多宝扩大规模最为迅速是在2009年,时任一高层人员曾表示:“金融危机下,别的企业都是裁员缩减,只有我们还在招人扩张。”随后,这位高层也跳槽去了霸王。另据黄灿辉介绍:“加多宝的劳务派遣人员是从2009年开始大规模招收的,新成员占比达到了三分之一。以前没有这种情况。现在加多宝意识到盲目扩张存在隐患,所以开始裁员,将人数变回2008年的数字。”

  “王老吉前几年的发展非常好,但可能也是好形势让高管和营销团队开始膨胀,订立了一些不太符合实际的计划,一个产品的增长速度多是由快而慢的,从10万元到100万元容易,从100万元到200万元就难了。并且市场的扩大需要推销人员,这部分薪金是要花在前面的,这样成本就很大。并且加多宝的北上也有些不合实际,不能用南方的习惯来做全国性推广。”安邦咨询医疗行业研究员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008年,王老吉宣称销售收入120亿元,引发一片轰动。但两年过去,加多宝却再也未发布过财务报表。“在加多宝里面三年很多事我都不知道,分管我的领导想让我知道什么我就知道什么,接触不到高层。”一位加多宝前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08年底到春节的销量都不好,2009年连续几个月都没有生产。”谭德春说。另一知情人同样表示:“2009年王老吉业务没有增长,2010年又比去年有10%-15%的下滑。”对此,黄灿辉表示认同:“我进加多宝是2009年3月,是最好的时候,但之后王老吉的销量就逐步在下滑。”

  而加多宝资讯部田威女士却对时代周报记者肯定地说:“目前王老吉产品销售一切正常”。

  “两年没有公布年报肯定有问题,目标制定得高,但是执行力在哪里?加多宝完全没有必要把摊子铺得那么大,人员成本的压力非常巨大。去年中药材整体涨价,对于以中草药成分为主的凉茶来说,成本压力同时也在提升。当你的产品是独家时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竞争对手出现后,问题也就来了。”边晨光对记者说。

  当王老吉将凉茶饮料打响后,和其正、广药绿色纸装凉茶、霸王凉茶逐一出现在市场上,随即关于王老吉口感过甜影响药性等争论也随之产生。“现在凉茶市场还很大,在我看来,王老吉只做罐装而不做瓶装很不方便,需要一口气喝完。”加多宝原高管对记者表示。对比来看,和其正凉茶则响亮推出了“新瓶气和”的瓶装设计。此外,目前市场同样3.5元价格的凉茶,王老吉罐装仅310ml,和其正为600ml,新推出的霸王为500ml,价格差距不言而喻。

  “王老吉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变化,在对手出现后也没有做足准备,提前订立了大目标实际上却没有达到,并且有些行动仅仅为了建立社会形象,已经超过了实际范围。现在又出现那么多的员工爆料,内部管理和社会慈善完全是两个企业做的事,这足以证明它的管理层是存在问题的。”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针对上述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时,加多宝集团的回复是:“有关这些问题,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因此目前不方便给予任何回复。”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推荐新闻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