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罗红 好利来如何把小蛋糕做大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1-02-24 06:42:55

好利来本土第一大烘焙连锁食品企业

     开个蛋糕店,就像开个豆腐房,谁都可以开,谁都可以卖。不过,一开开了700家,一卖卖到近10个亿,全中国只有一个罗红。除了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这三大洋品牌,罗红旗下的好利来集团正无声无息地成长为中国第四大、本土第一大烘焙连锁食品企业。

     记者:罗总,我注意到你的头衔有一个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你的中国西部以及非洲的一些摄影作品在国内外非常受关注,我们先从你的摄影经历开始聊,好吗?

    罗红:好的,我以前在一家照相馆学徒,工作经常是熬通宵,经常在5点多的时候从师父的照相馆回家。后来我的师父建议我自己门户,开一家自己的照相馆。那一年,我17岁。在家人的资助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照相馆开业了。

    在经营照相馆的时候,我每次都会特别为我的顾客讲解一些摄影常识,虽然大概也就是怎样构图、如何用光等简单问题,可能是因为到我这里会免费学到摄影知识吧,顾客都愿意再度光临。小店生意还是比较红火。

    记者:照相馆开了多久?后来是什么机缘让你从事蛋糕业呢?

    罗红:照相馆一开就是5年。1989年我妈妈过生日,我跑遍整个成都,竟然找不到一款漂亮的生日蛋糕。在回家路上,我就想全成都至少有一万人今天过生日,为什么就没有卖生日蛋糕的生意呢?假如我转行做漂亮的艺术蛋糕,会怎么样?我感觉做蛋糕比洗照片更能发挥自己。难就难在资本比较少,开照相馆积攒了3万元,要在饮食文化很丰富的成都扎根立业,显然远远不够。我决定先回到家乡,四川雅安开蛋糕店。那里人口不足10万,门面便宜竞争全无,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回到雅安后,我看中了一个十字路口的黄金口岸,马上就租下了,精心装修了店面气派,卫生讲究,顾客来这里买蛋糕常常变成了买个好心情。

    记者:有时候“酒香也怕巷子深”,刚开业的时候有没有给自己做个宣传?

    罗红:做了的。我在雅安城投放了一个热气球广告。那时候在全国的大城市里,热气球广告也是很新鲜的东西,雅安人当然听都没听过。我跑到成都请人来放热气球,可人家嫌远,说什么也不做这个生意。我就蹲在成都学完手艺,然后回来亲手操练放热气球。后来,庆祝我的喜利来蛋糕店开张的热气球升空的那一天,几乎所有的雅安人都在仰着脖子张望……一天之内,大家都知道自己生活的县城里,有了一个喜利来蛋糕店。

    我的蛋糕店采取了前店后厂的模式,顾客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师傅做蛋糕的全过程。我总是在一遍又一遍地拖地,我见不得地上有一点脏,还有事没事就拿着苍蝇拍在店里打苍蝇。我觉得蛋糕店就应该注重卫生和品质,这对于蛋糕之类的食品来说太重要了。即便后来开到好几十家店的时候,我还是主动做清洁。现在你去问我的员工,问“开蛋糕店最重要的是什么”时,大家都会说“卫生”。

    记者:在你宣传和干净整洁的店面的影响下,喜利来的生意怎么样?

    罗红:生意出奇地好,一天的营业额可达两三千元,3个月我就收回成本开始赚钱了。除了从成都带过去的师傅,我还招了两个小学徒,每天的工作就是学蛋糕设计,喜利来的蛋糕式样差不多能让人挑花眼,太多了。

    记者:这种形式下肯定不能只把生意只局限于一个县城,什么时候你开始了把蛋糕店向全国进军的行程呢?

   罗红:我决定到兰州开店。是因为我二哥的一句话,他说“老四,我读书的兰州人口有上百万,那边的人有送礼送蛋糕的习惯”。我一听就知道那里市场很大。我把摩托卖了,音响卖了,住房也卖了,凑了接近20万元钱。92年秋天我到了兰州,我很幸运,找到一个中意的门面。门面正对着兰州主干道,很符合视觉传播的各项要求;就是房租贵得吓人,一年高达7万元,不过老房东人很好。他替我担忧,他说“这200平方米的地方就靠卖蛋糕,能行吗?”我和他说当然能行,一个月后你就知道了!

    不过开始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做蛋糕用的搅拌机竟然不小心震倒了一面承重墙,整座土房到了摇摇欲坠的边缘。我很着急啊,全部家当20万元已投了进去,一阵风吹来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还好我的房东对我比较好,他不仅没有责怪罗红,还神通广大地把十几年前修房子的工程队都请了回来,因为他们最了解房子的构造,最方便整修。老房东亲自站到现场指挥。我很感动,我和他寸步不离,共同面对不测。出于感激,我还接受了老房东的一个建议——把“喜利来”蛋糕店,改名为“好利来”蛋糕店。 

    生意火爆用心招揽人才

    记者:兰州的生意像你预想的那样好吗?

    罗红:在兰州,我开创了国内蛋糕店的最大规模,光样品就摆了好几十个。当时各地的生日蛋糕普遍用一种鸡蛋清做的白色奶油,有腥味;我通过技术改革,率先使用黄奶油,色彩好口感佳,很受欢迎,价格也涨到二三十元一个。

    开张的第一天,顾客就非常多。蛋糕供不应求,柜台前要用加粗的木杠子抵住,人太多了。第一天,我们就卖了近一万元。供不应求,我们只得连续十来天加班,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生意好到什么程度呢?后来,连兰州电视台都找上门来,主动表示让我先做广告,后付钱。直到今天兰州市民们都还记得,那时每到天气预报的时候,电视屏幕上就会冒出一个很好看的的好利来蛋糕图样来。生意这么好,我趁势就在兰州连开了5家店,人手不够,我就喊我朋友和三个哥哥都赶来帮忙。

    记者:这样看来兰州这个市场也不能够满足好利来的发展了。

    罗红:兰州市场很快就饱和了,必须要对外发展,我想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其他的城市里去。出兰州后扩张的第一站吉林。装修店面的时候,零下30几摄氏度,冷得让人抓狂。混凝土很快就被冻住,店面装修非常艰难。我亲自带领装修队赶工,干一会儿跑进屋里暖和一下,再出来继续,终于提前把店面装修出笼。攻城掠地很累,但也很爽。我紧接着又到沈阳和鞍山开了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好利来蛋糕就像传说中的神奇礼物,开到哪里火到哪里。

    记者:你这样不停的扩展好利来的战线,你肯定需要更多的人才,而且是对饮食行业有较强卫生和服务意识的人才,这些人才从哪里来?

    罗红:1997年,我把好利来公司总部迁至沈阳,我们就在沈阳成立了人才培训学校,有计划地为各地分店送人才。新员工必须先培训6个月,规范生活习惯与卫生意识,培养服务观念和技术才能。在学校里,一个学员连吃带住加零用钱,6个月足足要花6000元,而我决定全部由好利来公司承担。我还宣布:凡来参加培训的不用签“卖身契”,学会了喜欢这个企业就留下,不喜欢就走人。留人就要留心,食品行业需要的是真正忠诚负责的人才。后来事实证明,那些最后留下的员工不仅忠诚负责,而且用心做事,是真正认同好利来并且热爱它的文化和价值观的人,稳定性非常强。

   记者:由此好利来也就树立了良好的卫生和服务形象。

    罗红:恩,有的员工写回家的信,甚至说这里比家里还好,吃得好住得好,还能学到技术,薪水更比同行业平均高出20%。就这样,好的口碑形成良性循环,很多家长开始鼓励孩子们到好利来工作,这样我们的员工素质、人才层次进一步提高。

    还有一点,永远做直营店,决不做加盟店。直营店保证了标准化,好利来等于好品质的名声,好利来等于好口味的品牌因此在历史上从未砸过一次。

    我举个我们做服务的例子,东北的冬天经常下雪,走在雪地里很容易滑倒,蛋糕也就容易被摔坏,顾客经常会回来请求修补。有一次,我听到前台员工和后台员工在吵架,起因是为修补一个蛋糕。修补蛋糕应收多少钱?前台员工怕收多了,后台员工怕收少了。之后我就召集管理层开了个会,讨论修补蛋糕到底应该收多少钱。大家有的说多,有的说少。我最后站起来说:“我认为,应该不收钱。”大家一下都愣了,这个账又是怎么算的?

    我就讲,如果是你的生日,你会把蛋糕很轻易地摔坏吗?顾客摔坏了蛋糕,本身就已经很难过,再付出额外的钱,一定会更难过。我们免费为他修补,修补的是蛋糕吗?我们修补的是一个心,带给他们的是一份爱!那么这个值多少钱?从那时候起,为顾客免费修补蛋糕已经成了好利来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与世界500强的奶油企业合作

    记者:后来好利来与世界500强之一的一个奶油维益企业展开了合作,罗总可不可以讲讲这段故事?

    罗红:可以。1998年,好利来仅在沈阳就开了30家店,全国快40家了。我突然有些害怕,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创业者,做一两家店可以,但到了这个规模就完全力不从心了。虽然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但解决问题的速度永远跟不上问题产生的频率。

    那段时间我几乎忙疯了,“没时间”成为我的口头禅。两个手机,两个座机,响个不停的电话……可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超人,我也是血肉之躯,一天也需要吃三顿饭睡八小时。压力像雪球越滚越大,紧绷着的弦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

    当一家美国奶油企业找到我谈供应合作的时候,我照例不耐烦地这样打发人家。要知道,他们可是大名鼎鼎的世界500强,美国著名的奶油大王啊。这家叫维益的奶油企业,创始人跟福特一个辈份,他从中国的豆花里得到启发,发明了植物奶油,不容易变质,其专利受美国政府保护40年,是全球最大的奶油供应商。当他们听说有个叫好利来的企业在中国开蛋糕店开得很火,掌门人维益老人很快派人来找我。说实话,我那时对他们的奶油并没有多大兴趣,其成本又比黄油贵很多,我担心顾客不会接受。还有一个原因,那时企业的效益已经让他很舒适了,人很难在舒适的环境里求改变。

    记者:真的拒绝他之后,你现在肯定后悔。

    罗红:会的。当时我大大咧咧地对来人说,“我是好利来总裁,你们要谈,也请你们的总裁来!”其实这只是他用来拒绝对方的荒谬借口,要知道对方可是世界500强公司,而他只不过在中国开了40个卖蛋糕的小店而已。不过我没想到,不久,维益老人居然真的坐着自己的专机来了。他把我吓了一大跳,一天光停机费就要10万人民币啊。老人看了我的蛋糕和店,也觉得很美,夸奖说在美国都少见。“小伙子,你的梦想是开多少家店?”维益问我。“至少1000家!”我不经思索便脱口而出。“好!我会支持你!”维益说。

    “另外,我还听说你喜欢摄影,我专门给你带了点照片来。”问完那个问题,维益绝口不提合作的事,而是拿出了一大摞美国西部的美景和牛仔图片,给我看,“我请你去美国西部玩,顺便参观一下我们总部,行吗?”老头子微笑着看着我。我说,“我一个人不去,要去也要把我的团队带上,自费都行!”我这时也顾不上客套,其实我也很想去美国西部。再次令我没想到的是,维益居然愿意出资请我们一行八个人一起过去。所到之地,我们几个人都是享受最高规格的待遇。

    记者:益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维益公司付出的成本如此之高,要卖多少奶油给好利来才赚得回去呢?

    罗红:我当初是被维益老头连哄带蒙地“骗”去了美国。我不得不佩服这家500强企业的战略眼光,在他们眼里,10年以上的战略才叫战略。10年之后,维益奶油在行业标杆好利来的带动下,早已卖遍了中国。不过维益生意感情两不误。为了帮助我尽快实现目标,维益还专门派出了亚太地区总裁到沈阳来给我上课,传授大企业管理之道,一个核心原则是:一个人最多只能管七个人。而在当时,我像八爪鱼一样拥有“超能力”——连制作师傅给蛋糕换个雕花,都需要我签字。这几节课,可以说彻底地让我醒悟了!

    老头对我很不错,他知道我喜欢打高尔夫之后,他还伸出手和我比了比手的大小,回美国后就按我的手大小定做了一副高球器具,包括手套,一并寄来,并附上了一张终身会员卡。我只要到了美国领土,他的私人飞机就会接我去任何球场打球。

    记者:维益与你是不是仅仅限于一种商业关系?

    罗红:可我和维益的关系却早已超越了战略合作伙伴。好利来一直使用维益的奶油,即便是维益的专利权已经过了保护期,国外很多生产同类奶油但价格更便宜的企业找到我,但是我从未动心。维益的奶油,除了价格,还有品质,还有放心程度。

    好利来在规模扩张过程中的困难

    记者:好利来在面向全国发展的过程当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罗红:1999年,好利来的经营同时陷入一个生死存亡的边缘。由于习俗的原因,东北人觉得1999年不吉利,那一年都不过生日不结婚,蛋糕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如果不裁员,好利来支撑不了一个月。我把好利来全国市场分为5个大区,让副总们退出集团管理层,各管一个大区,并持有大区股份。这是一个人人欢喜个个叫好的体制,几位“公司老臣”热情高涨,一年后好利来蛋糕店翻了一番,超过200家。我自己只是个创业者,企业做大做强,需要更专业的人才,这算是我从创业者到企业家的一个的飞跃。创业者感性,创业初期需要激情和感性,但做大就需要理性。而职业经理人更专业,更理性。 

   记者:你在招聘人才的时候看重那方面的素质?

    罗红:随后,我们企业文化价值观第一条——品德比才华更重要。心不正,就没有好产品,做食品尤其重要。一个人能力强,但品德不好,只能算是危险人物。这个原则跟我当初留心不留人是一样的。面对1999年的经营风险,我忍痛裁员800人。我对着台下和他一起抹眼泪的员工们说:“大家如果觉得好利来在你们的生命中很重要,公司愿每个月发你们300元生活费,等我们把难关挺过去,你们再回来!”2000年生意转好的时候,离开的800名员工整整回来了784个。

    记者:生意这么好的时候你却从公司的管理推出,专门从事摄影,你为什么会做这种决定?难道你的事业不能体现你的人生价值不吗?

    罗红:2005年底,我决定从公司总裁位置上退下来,专门从事自己喜爱的摄影。

    我认为,人在世界上很短暂,几十年一过人在天堂,钱在银行,所以不能太看重钱。相比之下,把事业做好很重要,而让生命丰富和有价值更重要。比如,我国驻联合国环境署代表郭崇立回北京期间,在地铁里看到我的摄影作品,他邀请我参加2006年6月5日联合国“世界环境日”活动并在会后举办一次“地球?家园”个人摄影展。

    这次摄影展将才是我40年来人生体验的最高点。站在联合国讲坛上,我很激动,我甚至无法用普通话表达自己,而临时采用四川话作演讲。我是第一个在联合国举办个人摄影展的人。这种感觉不是你从商能的到的。我还经常把骨干和副总们带进大山甚至带去非洲,边旅游边摄影,2006年我组织了一个80人的优秀员工团队去非洲旅游。有时候你在办公室,拍桌子打板凳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当在大自然的神秘、辽阔与安宁中,你常常会轻易地就得到了解决。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推荐新闻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