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迷失的三元:企业性格中缺乏狼性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1-05-17 06:26:25

  以土地文化、农垦文化为本色的三元,性格中“缺乏狼性”

  这是家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中为数不多的带给消费者信心的乳制品企业—— 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

  这也是家上市当年即出现净利润减少近八成,后又连续两年大幅亏损的企业;这是家上市7年有3年亏损,并且2009年亏损额创纪录的企业;这是家包装成“外商投资企业”享受税收“超国民待遇”的国有企业;这是家上市7年只有第一年给股民分红的企业。

  2010年11月初,三元公告表示将以不低于3.5亿元挂牌出售“少数可以盈利的公司之一”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华冠乳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结合今年三元曾对一家房地产公司进行增资,很多人认为三元要投身房地产。

  三元曾是乳业领头羊,如今已身处第二梯队。它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为什么会这样?

  糟糕的2004年、2009年

  对于国内乳制品行业来说,2004年是个糟糕的年份,三元也不例外。

  经过外来企业以低价为主的多轮营销战,2004年北京乳业市场发生大变局,“强龙”压过了地头蛇,三元在大本营的份额大幅萎缩。

  在2004年的最后几天里,三元发布两条重要信息:2004年业绩预亏;总经理郭维健辞职。在十几天以前,三元股份(7.32,-0.08,-1.08%)的实际控制人北京控股“由于三元亏损拖累了公司整体表现”决定出售所持全部55%的三元股份。

  包括三元内部人士以及其他一些乳制品企业老总在内,几乎一边倒地认为上任刚一年多的郭维健辞职就是“迫于亏损”。

  三元上市之后连“一年盈,二年平,三年亏”的“规矩”都没能守住。2003年,三元上市后第一份年报已经显现了这种颓势,当年公司净利润1282万元,比2002年整整减少78.89%。2004年,三元亏损1.26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创新低。

  郭维健黯然辞职之后,钮立平接任三元股份总经理。

  钮立平定下目标:2005年、2006年作为三元的调整年,2007年、2008年是恢复增长年,而2009年、2010年是增长高峰期,重回乳业第一阵营。

  从后来的年报看出,这个目标的前两步得以实现,而且由于受益于三聚氰胺事件,三元在2008年实现高速增长。

  2009年却是一个糟糕的年度。年报显示,三元当年亏损1.29亿元,亏损额一步回到2004年的水平。2009年三元营业收入暴增,但是仍大幅亏损,外界普遍认为“三元‘蛇吞象’导致消化不良”。

  钮立平对这种判断显得比较排斥。他对《望东方周刊》说,“如果不是由于整合三鹿拖累,三元2009年不会亏损。”他认为,三元整合三鹿之后一段时间管理成本,以及经营成本都相对较高。

  从年报上看,三元对三聚氰胺危机带来机遇的把握并不算成功。除去河北三元的营业收入,2008年、2009年三元的乳制品业务收入增长分别约30%、31%,但是营业成本也大幅增加,导致营业利润率仅分别增长1.18%、1.59%。

  市场开拓曾跟着感觉走

  2000年以前,三元掌握北京周边八成奶源,但是竞争已经渐渐变得激烈,北京市场的成本压力凸显。加上乳业被认为是朝阳行业,蕴藏着诱人的商机,三元迅速对外埠市场展开扩张。

  2001年前后三元亮出三板斧:上游快速圈地争夺奶源,中游资本运作扩充产能,下游放眼全国扩张市场。

  在上游,三元先后在内蒙古呼伦贝尔与当地企业合作成立多家公司,构建了稳固的三元经济区;

  在中游,三元以930万美元从外方手中购得北京卡夫85%的股权,获得北京卡夫日产200吨的产能,当时三元整个日产能也仅800吨;

  在下游,三元施行“多头布点、全面撒开”的战略,迅速向全国市场铺开,南下广州、东向福州和南宁,并且决定直捣上海光明的大本营,准备着打一场“持久战”。当时,正在兴头上的三元甚至把香港、澳门、台湾也列入了市场拓展目标。

  但随后几年的年报显示,这期间成立的子公司或参股公司很少盈利,最后导致扩张受阻,不得不逐渐收缩战线。此时,在奶牛饲养成本和经营管理成本压力增加,以及外来“轻资产、重营销”型乳企的夹击下,三元在大本营北京市场的份额连续下降。

  中国奶协顾问王怀宝曾担任北京市奶牛公司(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总经理,他对《望东方周刊》分析说:“三元那几年的市场开拓就是凭感觉走,甚至有点儿盲目跟风,赶时髦。”

  资料显示,三元当时为了降低奶源成本,曾跑到北疆去办奶源生产基地,后因自然环境不适合而导致流产。2003年,三元又到澳大利亚建立奶源基地,由于汇率变化、澳大利亚干旱,以及缺乏在国外的经营管理经验导致巨亏,最后将基地转手。2005年,笼罩在亏损阴影下的三元欲通过上调产品价格扭亏未果。与此同时,伊利、蒙牛主营业务收入双双突破百亿。

  时任三元股份董秘李宁(专栏)向外界回应称,公司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产业布局方面的不合理。

  经营战略之变

  分析三元近些年的产品结构,可以发现在新产品开发方面,三元并不总是落后的,有时甚至走在最前面。三元曾经也存在“别人做的,我们不屑于做”的观念。

  问题是,三元的营销短板使得这个为数不多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优势也很快变成劣势。比如,三元在奶酪、酸奶、纯鲜奶、常温奶等产品系列都有产品,在高毛利的奶酪、酸奶上很早就已经具备优势,可是酸奶的优势目前已经荡然无存,现阶段我国奶酪消费较为有限,奶酪的优势又发挥不出来。

  据悉,三元第一个做“早餐奶”,但由于推广不力,2004年被蒙牛早餐奶后来居上。2003年三元便研发出了一款高端常温奶,因害怕价格贵没人买迟迟不敢上市,很快竞争对手的同类产品却在市场上大获成功。

  对于一些习惯研究企业战略的人士来看,三元是一个战略缺失的企业。北京盛华永道品牌营销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对《望东方周刊》表示,“从我了解的中国乳业来看,很多企业在战略上都是糊涂的,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中国乳业一直是内蒙军团唱独角戏。”

  三元的经营战略不成熟还表现在产品结构上,三元也曾经摇摆不定。中国乳业曾经“北三元、南光明”的格局让位于内蒙古两个巨头伊利、蒙牛,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常温奶。

  2003年10月,行业内掀起一场激烈的争论。“鲜奶是金,酸奶是银,奶粉是铜,常温奶是铁”“常温奶为‘奶渣’,营养价值不如巴氏奶,如同‘豆腐和豆腐渣’”等观点不一而足。

  随后几年这个争论一直没有完全停息。但在冷链系统不成熟的情况下,常温奶不仅利于全国范围扩张,而且价格相对便宜、市场增长空间大。10年来,伊利和蒙牛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常温奶便是其利器。

  当以三元和光明为代表的传统城市型乳制品企业在彷徨中时,消费者被抢走,巴氏奶的市场被逐步吞食。在这期间,常温奶在国内液态奶市场的份额也从20.4%上升到78.2%。按照乳业专家王丁棉的研究,这个比例正好和前些年的比例相反,也正好和国外成熟液态奶市场的比例相反。

  即便2003年7月高调启动“纯鲜”战略的三元,也不得不采用常温奶战略。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免于中毒”的三元,2008年、2009年更是推出几款高端常温奶新品。

  但三元的常温奶战略并不算清晰,由于竞争的加剧,常温奶毛利率继续下降,三元没赶上好机遇。

  此外,三元主营业务定位上也摇摆不定。

  今年11月初,三元公告表示将以不低于3.5亿元挂牌出售“少数可以盈利的公司之一”的华冠分公司。结合今年三元曾对一家房地产公司进行增资,很多人认为三元要投身房地产。钮立平对上述猜测没有正面回复,只是告诉本刊记者,“房地产本来是我们的主营业务之一,现在北京南城开发可能有参与的机会,所以我们才在年初公告增资这家房地产公司。”

  这其实意味着三元经营战略发生回转—— 重新重视房地产行业。从三元历年年报可以发现,在三元上市之初,房地产的确是其主营业务,甚至曾是其最大的利润来源,但是后来三元决定“集中精力在乳制品行业”而逐步退出了房地产开发领域。

  体制桎梏

  “三元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企业。”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向《望东方周刊》直白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不仅如此,记者所采访的业内人士中,很多都对三元的表现感到遗憾,认为三元“不争气”。

  很多人将此归因于老国企体制,体制机制不灵活。“很多时候,对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来说,国有就等于没有。”历任北京市奶牛公司(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总经理、党委书记,中国乳业协会理事长的王怀宝对本刊记者说:“三元的问题归根结底是由于体制造成的。”

  事实上,三元是一家有着国资实质却被包装为“外商投资”的企业。三元以及三元的投资子公司享受着外商投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正好,我们刚刚测算完成的结果显示,每年将减少几百万的政府补贴。这对我们的业绩影响并不大。”钮立平对《望东方周刊》表示。

  有分析人士甚至直言不讳地对本刊记者说,三元争取了税收的小优惠却在公司治理上没有吸取国外先进经验,从而错过了乳业第一轮高速发展的大机遇。

  早在三元上市之前,就有三元高管对媒体表示过,“公司的管理体制远远不能适应如此市场化的乳业竞争环境。”“三元缺的是体制革新。”但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三元上市已经有多年,公司治理等方面的能力与往年理当不可同日而语。然而接受本刊采访时,仍然有不少人认为,“三元在奶牛养殖领域的专业水准,要远远优于在市场营销方面的表现。”

  三元副总经理陈历俊曾对媒体概叹,三元缺的不是研发,而是长期投入的魄力和执行力。“有些民营企业为了推新品可以准备好赔一年的钱,我们不敢拿国家资产开玩笑。”

  体制之外,或许还有文化差异等多种因素。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尽管改革开放三十余年,但各地区企业对“市场”的理解仍旧有差异。在越是有些年头的北京企业里越是有“国老大”的潜意识,市场经济的意识相对落后。

  光明乳业(9.25,-0.01,-0.11%)原董事长王佳芬对王怀宝说过一句话,至今让他觉得非常贴切,“上海人早上醒了就起床,北京人醒了之后往往会躺着琢磨好一会儿。”

  三元董事长张福平的表述更为直接,“说到底,三元还是土地文化、农垦文化,”“三元踏实、平和的性格里‘有些缺乏狼性’。”

  有三元的高管曾经认为,三元是牛的性子,快不了。“保持持续、合理的增长速度。”这就使得在残酷的市场竞争面前,三元同时存在两种风险:慢条斯理带来的市场份额被蚕食,抑或一时兴起快速扩张而迷失方向。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推荐新闻图片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