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纪文惠携同名专辑做客 称内地歌手欣赏李霄云

来源:腾讯网 时间:2011-05-17 07:02:54

  主持人有鸣:Hello,各位腾讯网友下午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腾讯《名人坊》,我是主持人有鸣,大家好久不见,今天还是如约请到节目的大来宾,纪文惠,欢迎文惠。

  纪文惠:Hello,有鸣您好,各位腾讯《名人坊》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纪文惠,今天也带来一张CD,送给有鸣,非常开心。

  纪文惠八年终圆歌手梦 曾经历唱片录完突遭解约

  主持人有鸣:谢谢。恭喜恭喜,终于发行了自己首张同名专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文惠第一次来到内地宣传专辑。

  纪文惠:非常开心第一次来就可以宣传自己非常期待的一张唱片作品,这张唱片我自己觉得曲风非常丰富,有比较轻摇滚,有爵士的,也有曲风比较安慰人的,比较甜蜜的,其实我觉得曲风非常多,其实通过这张专辑可以引起跟大家的共鸣,这当中每首歌都有不同的故事,这个故事可能是每个人你跟我都会发生的故事,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声音跟专辑,可以带给大家一些不一样的感动,不同层面的感动。

  主持人有鸣:对。刚才说听专辑能够找到共鸣,因为这一点是现代都市人非常需要的一点,可能现在听专辑更多的是需要从专辑里面找到跟故事相符的那一段,然后找到里面的共鸣。

  纪文惠:对,然后可以被安慰。

  主持人有鸣:这张专辑里有几首歌在大陆非常火,我有另外一个音乐节目,我们之前推荐到这首《换日线》。

  纪文惠:《换日线》是我这张专辑第一波主打歌,其实这首歌非常代表我的心情,然后我觉得这首歌就是鼓励所有的听众朋友和观众朋友,就是代表一个梦想的起飞,就是要越过人生的《换日线》,因为可能这张专辑其实等待了8年才有机会,所以对我来说真的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可以重拾自己的梦想,也想要借助这首歌邀请大家跟我一起约过人生的《换日线》之外,也要鼓励大家,不管有什么样的梦想,都不要轻易放弃,每个人都有机会。

  主持人有鸣:了解文惠都知道8年前已经录好一张专辑,但是没有发。

  纪文惠:对,没有发。那时候唱片公司改组,那时候我出国录完了十首歌,放假一个礼拜要再回去拍音乐录影带,拍照,然后台湾公司这边换了一个负责人,当时觉得公司艺人跟他想要做的音乐和样子都不是他所期待的,我们在那个时候全部都解约了。

  主持人有鸣:有一句话叫做,一朝君子一朝臣,很现实。

  纪文惠: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有时候真的每一天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主持人有鸣:那张专辑等于录制好了。

  纪文惠:算是,前面部分已经唱完了。

  主持人有鸣:那张专辑自己有收吗?

  纪文惠:没有。

  主持人有鸣:但是八年之后我们重回了。

  纪文惠:我觉得更完整,更成熟,也更清楚知道自己做什么事情,和想要表达给大家的作品。

  主持人有鸣:其实经过八年的路程,你反而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但是这中间,我看过一部剧,因为之前我不知道你是发过一张专辑,是后来查资料知道的,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演员,就是看了《光阴的故事》。

  纪文惠:对。那个时候解约之后,一开始很慌张,不知道做什么,然后糊里糊涂被找去演戏了,其实一开始演戏蛮辛苦的,但是到你看到《光阴的故事》,已经很喜欢演戏,也可以从演戏当中找到成就感。那部戏,我的角度在里面比较负面一点,就是王娟娟,邻居妈妈都是叫我王娟娟。她身体是小儿麻痹,身体有残障这样子,比较负面,比较黑暗的一个角色。

  主持人有鸣:腹黑女。

  纪文惠:觉得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觉得她自己有的身体缺陷,所以非常没有自信的角色。

  主持人有鸣:其实那个戏演的特别好。我当然觉得天啊,居然王娟娟可以演得那么好。

  纪文惠:因为开始这个角色被很多人讨厌,因为这个角色比较负面。

  主持人有鸣:就是因为这个角色演的好,大家都到角色里面了。

  纪文惠:然后我一出现会一直被骂。

  主持人有鸣:你走在路上大家看到你是什么反应?

  纪文惠:很奇妙,很多人对我的角色是既讨厌,又同情,他没有觉得因为你就是你的一只脚行动不变,你就是因为自卑引起情绪上面这么负面跟这么骄傲,所以有一部分人觉得我很讨厌,但是有一部分人就是觉得其实我是情有可原。

  主持人有鸣:讨厌你的那部分应该是没有看你童年的那部分戏。

  纪文惠:觉得我欺负妹妹。

  主持人有鸣:但从第一集开始看,知道这个人物的性格,因为从小就是这个样子。

  纪文惠:而且还好,后来在家里面发生事情,其实我的角色是勇于出来承担一切,照顾家里,照顾妈妈,照顾妹妹。

  主持人有鸣:其实很敢爱敢恨的一个角色。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八年之后回到乐坛,操持自己的新专辑,感觉怎么样?

  纪文惠:每一天起床我都会觉得很感谢,因为我觉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的是很棒,是最美好得的一件事,一度以为这辈子应该没有机会出唱片,因为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拍戏,拍了好久,觉得这个梦想真的是越来越远,比如说拍戏,上节目,主持模特的工作都没有太困难,唯独唱歌这件事情一直都想要尝试,但是一直非常有距离。

  主持人有鸣:现在发行这个专辑之后,圆梦。

  纪文惠:真的是一个梦想的开始,我觉得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主持人有鸣:拿到实体碟的时候觉得怎么样?

  纪文惠:我一直觉得是真的吗?我当时拍《换日线》第一支MV,我到前一天晚上还觉得这是真的吗?因为可能有过去那种,可能事情都做完了,突然人家说我要解约。

  主持人有鸣:有不安全感。

  纪文惠:没有到东西真的出来那天,还会觉得说是真的吗?会不会觉得明天又是一场空,所以拍MV前一天晚上,我真的。

  主持人有鸣:很忐忑。

  纪文惠:也很兴奋,这次真的拍我自己的MV,以前都是演别人MV里面的女主角,这次我要拍我自己的MV,所以常常都会觉得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真的是实现了。

  主持人有鸣:这张专辑发行之后,反响很好,在台湾这边和大陆这边,受欢迎的不太一样?

  纪文惠:不太一样,这边蛮受欢迎的是有一首歌叫《怎么啦》。《观众》也很受欢迎,就是一首非常悲伤的情歌,其实身边有很多的朋友,包括自己都是曾经是,在一段感情里面只能当一个角色,可能你跟一个女生,开心不开心都要跟你分享,你好不容易要敞开心扉,觉得是要交往了,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觉得你们要交往了,但是她可能跟你说只是把你当成朋友,她希望跟你一直是朋友,她觉得不要爱上你,就不会失去你这个朋友。其实那只是一个说法,后来她可能很快交了新的男女朋友,你还是在他们当中替他分享他的开心和不开心,你很痛苦,你想要跟他在一起,为什么你这样子,你只能当一个观众,你只能在旁边看,可是你完全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当时是用这样的心情来唱这首歌,这首歌也是要鼓励大家,那可能就是一个不对的人,好在我们只是当一个观众而已,好在我们还是要回到生活当中,当自己生命的女主角和男主角,而不是一个观众而已。

  主持人有鸣:我想到我大学同学,是我宿舍的一个男孩子,因为我是北京广播学院,我们那个同学喜欢那个女生是在北京电影学院,但是这两个学校离的非常远,中间要坐很长时间的车才能到,但是他是为了这个女孩子才考上北京的,他是外地的。他当时入学第一天特别兴奋跟我说,我明天要跟她表白,因为我考来北京了,而且我等了她一年,第二天,他骑着自行车,骑好几个小时到电影学院,当他跟那个女孩子见上面,刚要表白的时候,那个女生说,走,我带你去见我男朋友,我们觉得很可怜,也很好笑。

  纪文惠:可能是太慢表白了,如果早一点,可能那个机会不会是别人的。

  主持人有鸣:当时听完这个故事,再听这首歌就会有共鸣。

  纪文惠:如果我现在知道,我就会送他们一首歌,叫做《怎么啦》。《怎么啦》这首歌适合送给自己的好朋友,它非常适合安慰人,其实有时候对待自己的好朋友,觉得他哪里好象不太对,好像很简单的问候他,怎么啦,真的可以让你感觉到温暖。加上这首歌,我自己有朋友跟我说,他觉得听完之后,有一次在他心情很不好的夜晚,就是跟男朋友吵架、失恋,他觉得听完之后,觉得外面就是刮风、下雨天,心里面也是下大雨,听完之后觉得心里面长出一个小太阳的感觉,这首歌可以送给自己的好朋友,当你感觉到孤单、失恋,全世界没有人懂你的时候,这首歌就是用来温暖大家的。

  主持人有鸣:这种安慰人的歌曲,你更愿意唱更鼓励人心。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但是有一些歌曲是痛上加痛,听完会哭。

  纪文惠:那就是像《观众》那样的歌。

  主持人有鸣:这里面很多原话。

  纪文惠:很多故事,对我来说每个歌都是一个故事,也是我自己人生的记录和过程。

  主持人有鸣:开篇的时候叫做《给你们的一封信》,这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伴奏加独白。

  纪文惠:这首歌是林熙蕾帮我谱了这个曲,加深了很多的程度。

  主持人有鸣:但是先听到你的歌。

  纪文惠:她听了《信》之后觉得很有感觉,她可以试试。

  主持人有鸣:写给谁的一封信?

  纪文惠:这是写给大家,是写给自己,但是也是跟大家说话,本来是想一封信给自己,也没有打草稿,也是一个感动,我用录音笔录下来的一封信,讲的过程中我自己经历过这个过程,可能有好多朋友,他们经历过,或者是正在经历,或者是还陷在里面,一直想要介入的自己经历来鼓励大家,来陪伴大家,告诉大家其实很多事情只是一个过程,但是没有这个过程就没有现在的我们。

  主持人有鸣:是什么情况,让你有想录这段话的念头?

  纪文惠:因为我觉得这张专辑对我来说,以前八年在录专辑、唱歌的时候,就是单纯的好喜欢唱歌,也没有想太多当歌手应该做什么,当艺人应该做什么,我就是喜欢唱歌,可以一毕业签到唱片公司好开心,那时候我没有太明白应该做什么事情。这次发片,我觉得唱歌不是我自己喜欢唱这么简单而已,我觉得唱歌对我来说是一个分享,我觉得透过你的声音,你要给别人什么,这是很重要的。就是这个东西不只是别人听完就过的,我会希望我的音乐是在每个人听完,都可以在每个人心里留下一点温暖,可能是鼓励,可能是疗伤,可能只是一个陪伴,我希望我的每一首歌都是有不同的功能性,不同的感动,在别人心里面。不光是我自己想要唱歌,就是开心而已这么简单,我觉得除了我自己,我希望是可以透过专辑,透过声音,要传达东西出去给大家。我觉得《给你们的一封信》也是,曾经我也是想要做事情很多,可是我都是一直想,或者是一直坐在那里等待。包括这张唱片为什么有机会可以发,我是不当只在那里等待的人,而是我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前有一段时间我就是坐在那里等待,反正公司也知道我喜欢唱歌,经纪人也想要发唱片,大家都知道我想要干吗,我就在那儿等就好了。等待的就是一直等,想想为什么一直等了八年,你很喜欢唱歌,但是这八年你为这件事情付出多少努力,等待的过程是做的很少,反而是后来说我一定要唱歌,找到自己的梦想,那时候非常主动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去付出,去努力。

  主持人有鸣:这张专辑有自己亲自制作的一首歌?

  纪文惠:那首歌是新加坡的歌手写的歌,叫做《每个人都喜欢你》,这首歌一开始收来的时候只有曲子,没有歌词,我听到曲子觉得很特别,很喜欢,然后就很期待他会来一个什么样的词,后来词来了以后我更加确定,我专辑里面就是想要这样一个样子的歌。然后《每个人都喜欢你》,其实说到那首歌的时候我想到我的好朋友,我身边有很多很有才华的人,他很有才华,环境很好,非常有能力,也很受欢迎,可是他们过的很不快乐,很不喜欢自己,就是才华很多,可是忧郁症,或者是躁郁症,我就跟他们讨论这件事情。当时我找到很多的资料,我说这首歌编曲怎么编,制作人可以找谁适合,我朋友建议,你怎么没有想过自己制作?因为我之前玩乐团玩一年,对音乐花了很多的工夫,在了解和学习。我的好朋友还是制作人,他说没有你想得那么困难,他说可以全力帮助我。我说可以试试看,跟公司提出这个要求,没有想到公司真的是非常相信我,就给了我这个机会,完全不过问我整首歌要怎么样编曲,怎么样制作,唱什么样的感觉,完全的放手,就是把成品完了之后交给公司让我听。

  主持人有鸣:这样压力很大。

  纪文惠:非常大。他一答应我,隔一天我后悔了。一开始觉得很开心,觉得很棒,自己要当制作人,就是导演的角色,一开始非常开心,第二天有点后悔,我觉得有点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当他给这个机会,你开始确已自己做得到吗?这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可以吗?当然还有一个很专业的制作人协助,我们还是顺利的完成,可是这个过程是非常辛苦,因为当你自己当制作人的时候,你达不到自己的要求的时候,就是自己对自己很生气。

  主持人有鸣:你做制作人的时候需要做哪些具体的事情?

  纪文惠:我们从一开始跟制作人开会,我们找了很多的歌,包括我们是从速度开始试,比如说每一首歌节拍是差1,这首歌的生命完全不一样,可能多,你口气变得非常重,因为比较快,就比较女生一点,比较小女生一点,比较温暖一点,个性一点,我们从每一个细节开始,每个速度都去唱一个节奏出来,然后我们讨论做哪一种感觉。然后拍子也是,每个人都喜欢是一个正常拍子,我们做点正常拍,所以就是在每一个细节上面,我就才发现,原来你做一首歌是要这么辛苦,你可以很讲究,你当然也可以随便,可是如果你这么讲究,这么仔细,它就是可以每一个细节你都要花很多力气尝试。

  主持人有鸣:其实选择越多越难做。

  纪文惠:每一步都要选择,而且这个选择是你自己决定,当这个决定权回到自己手里的时候是很恐怖的事情。

  主持人有鸣:到底要做还是不要作?

  纪文惠:就会开始犹豫,可是这很感谢,我觉得做这首歌一开始很犹豫,其实我还蛮清楚知道我想当什么样的人,做一个什么歌,每一个细节上,两三种选择做一个决定,一个决定到一个决定。

  主持人有鸣:经历多长时间?

  纪文惠:我们整个弄完花了一个月,比如还有预算的问题,比如我们要控制这首歌的预算,我们想这个鼓要不要打成真的,因为真的跟电脑做的不一样,每个东西都要挣扎,贝斯要不要,吉他要不要,钢琴要不要,做完大家真的要支持正版唱片,好好做一张专辑,那是所有人付出他们的专业在那里面,那个专业就是得要这样子累积的,那都是要花很多钱去制作,才有办法有这样好的品质。觉得做一个唱片真的很辛苦,真的要很大的热情。

  主持人有鸣:我听到制作人,其实我们只是在字面上,或者在节目当中听到一些这方面的东西,但是大家了解的很少。大家不知道当一个制作人需要做这么多的事情,考虑这么多的事情。

  纪文惠:决定自己唱的好或不好,OK不OK。

  主持人有鸣:不好还要自己录吗?

  纪文惠:有一段时间我录到自己很生气,你要在外面决定这个好那个不好,这个要,那个不要,回到里面,还要把外面的东西丢掉,专心唱歌,有一点人格分裂。

  主持人有鸣:会很崩溃。

  纪文惠:其实蛮崩溃,我都是一度跟自己生气。

  主持人有鸣:你录歌的时候有没有癖好?

  纪文惠:我很喜欢在录音室唱歌,我一直觉得那个录音室是最好的唱歌的环境,因为是我的设备,音响、麦克风、耳机都是最好的,我非常享受在录音室里面唱歌,只要给我一个空间,然后我就可以,我在录音室唱歌是非常自在的环境,自己一个人,没有一个人看得到你。

  主持人有鸣:外面的调音师可以看得到。

  纪文惠:那个谱会盖住我的脸,唱歌跟录歌是非常自在的事情,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舞台表演完全不一样。因为很多人会很害怕在小房间里面待很久,但是你可以跟我说唱不好,我可以一直重复唱,没有关系,只要唱到大家满意,我觉得都可以,你可以一直把我关在小房间里面,多久都开始。

  主持人有鸣:《每个人都喜欢你》你可以不可以现场给我们清唱两句?

  纪文惠:好啊。《每个人都喜欢你》。(唱歌)

  主持人有鸣:很棒啊。

  纪文惠:谢谢。

  主持人有鸣:而且文惠的歌有一种记忆性,就是你的声音很有辨识度,我听完以后就能记住这个声音就是纪文惠的声音。比如像孙燕姿(微博)、张惠妹(微博),这个都很有先决条件,再就是你诠释好一首歌就是好上加好。

  纪文惠:歌里面的故事,和你想表达给大家的感觉是什么。

  主持人有鸣:这是你自己有亲手感受的。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从旁边的朋友身边搜到这些故事,唱出来更感动。还有另外一首叫做《前女友》。

  纪文惠:《前女友》,男生都会有前女友,这首歌是男女都会唱的歌,跟浙江卫视主持人孙悦(微博)的对唱。其实女生都会希望在男朋友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情人眼里容不下任何一粒沙子,都会认为自己是最重要,一开始是这个女生跟男生抱怨,就是男生可以把自己看作最重要的,希望前女友不要常常出现在我们心中。因为女生都很介意前女友。但是为什么男生一定要跟前女友当好朋友呢?

  主持人有鸣:我觉得还是大家好聚好散。

  纪文惠:我们常常跟前男友互动很密切,就是相信男生一定会感到心里不是滋味,还是要有一个安全的距离,就是普通朋友就好了。

  主持人有鸣:你完全不能有前女友的出现。

  纪文惠:其实我觉得可以,因为那个东西是过去,你没有办法磨灭的回忆,我觉得是彼此给彼此一个过去的回忆空间,如果这个人太常出现,就会造成心里面有一个不舒服在。

  主持人有鸣:你不可能说三个人一起出去看电影。

  纪文惠:当然不行。

  主持人有鸣:天蝎座。

  纪文惠:你可以吗?你女朋友说,我前男友约我们一起吃饭,你可以吗?

  主持人有鸣:不可以。

  纪文惠:而且这个男生是要坐这里还是坐那里?就很尴尬。

  主持人有鸣:如果是普通朋友坐那里都没有关系,如果那个身份不一样,坐哪里都还挺奇怪的。

  纪文惠:对,就是这种感觉。

  主持人有鸣:当时看到这首歌觉得很妙,又是一个来源于生活的故事,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吗?

  纪文惠:有啊,很多,我自己也碰到过,我自己碰过是,当时这个男朋友的前女友,很喜欢回来跟他联络,可能家里面水管坏了也要找他修,小狗生病了也要找他陪,什么都要找他,虽然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但是可是我在你心里面还是要存留一个重要的位置,虽然当初是她自己不要这段感情,但是她就会觉得这个男生还要以她为主,这还是让人觉得蛮不舒服。

  主持人有鸣:你后来怎么样解决掉她?

  纪文惠:当时我男朋友很成熟,我也很感动,他说,这件事情,现在对你来说你比较重要,如果这件事情你做了你会不舒服,我就不要理会她。当时女生觉得你很尊重我,算了,如果你能帮上什么忙,你就帮吧。

  主持人有鸣:这个男生很聪明。

  纪文惠:其实开始觉得很好很贴心,后来跟别人说,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

  主持人有鸣:他很好的搞定两边人的。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为什么变成前男友?

  纪文惠:他是比较温和的人,后来聊了一段时候,感觉是家人的感情。

  主持人有鸣:两个人在一起会有这种感觉?

  纪文惠:当时没有想过结婚,他年纪比我大很多,如果我此时此刻没有结婚的打算,我们干脆真的当好朋友就好了。

  主持人有鸣:也不要耽误他。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如果他想结婚就让他去吧。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现在有想要改变吗?现在娱乐圈非常多人结婚。

  纪文惠:以前对婚姻完全觉得不可能的一件事情,可是到这两年突然觉得,绝对可以被期待,可是不会冲动结婚。

  主持人有鸣:不是想婚。

  纪文惠:我觉得结婚就不能离婚,是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如果这个人是好,是坏,我觉得选择他一定要跟他一定。我没有办法冲动,结婚之后如果两年之后不合适,我就离婚,我不会这样,既然结婚就要坚持到底。

  主持人有鸣:目前有吗?

  纪文惠:当然有追求者,但是没有想结婚的人。

  主持人有鸣:你有感情观吗?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纪文惠:我觉得我好想很矛盾,又要成熟,又要幽默。

  主持人有鸣:要长的帅吗?

  纪文惠:不要长的帅。

  主持人有鸣:你不是外貌协会的。

  纪文惠:我不是外貌协会的,我觉得可以心灵沟通很重要,可以懂得彼此心里在想什么真的可以聊天,聊心里面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主持人有鸣:比你矮可以吗?因为我觉得你如果在台湾那边,女生里面算高的。

  纪文惠:对,我觉得可以跟我一样高,因为我自己本身就很高,然后你希望你的另外一半让你感觉起码可以依靠的感觉,让你是可以,而不是视线的感觉。

  主持人有鸣:杨一展那样的可以吗?

  纪文惠:杨一展人非常好啊,他是一个很好的男生。

  主持人有鸣:他好像以前很胖。

  纪文惠:对,他以前很胖,一展是非常有正义感的男生。

  主持人有鸣:他这样的可以吗?

  纪文惠:还不错,还不错。

  主持人有鸣:我们看剧里面经常自己配对。

  纪文惠:我后来被配到。

  主持人有鸣:我不多做评价。

  纪文惠:不会,他也很可爱。

  主持人有鸣:因为从小比如身体有残障,长大可能有一部分是欠缺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配上更好的,或者是男一号那样的人,那个时候有这样的期待。

  纪文惠:那你人好好啊。

  主持人有鸣:因为我觉得老天是公平的,你的幸运跟你的不幸应该是一半一半的。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但是如果你关上这扇窗,必须要安排一个更好的东西。

  纪文惠:没错,要有更好的一条路被打开。

  主持人有鸣:当时想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会不会更好一些。

  纪文惠:对。我自己当观众也是喜欢帮演员配对。

  主持人有鸣:你也自己会看进去。

  纪文惠:对,非常入戏。

  主持人有鸣:像《光阴的故事》拍完之后,其他导演再找到你,会不会比较局限,比如说我觉得你演反面角色或者是比较负黑的比较合适?

  纪文惠:有啊,那个之后接了一个角色,就是演那种心机很重的坏女人,就是会害别人的,我觉得演那样的角色对我来说很吃力,因为我个性是比较乐观的一个人,拍完《光阴的故事》之后有一点被局限,我拍完戏那段时间非常的黑暗。

  主持人有鸣:没有走出来。

  纪文惠:每个人变的非常黑暗,感谢那段时间,因为那个黑暗就是到人生的低潮点,才开始重新思考说,在演艺圈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情,为什么距离真的想要做的事情完全没有做到,停下来问自己,下一步在演艺圈继续工作下去,你要用什么样的方式,你要让别人看到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拍完《光阴的故事》花了一段时间沉淀自己。

  主持人有鸣:当演员本来拍戏就很艰苦,你会进入到那个角色,有些人很快就出来了,有些人要经历很长时间,走不出来很痛苦,甚至让自己比较迷失。

  纪文惠:那段时间好负面,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做得不好,非常没有自信。没有一件事情是非要不可,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有,也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为什么觉得人生完全没有目标,没有一件事情是我想要紧紧抓住的。

  主持人有鸣:那段时间属于你在演艺圈的瓶颈期?

  纪文惠:非常瓶颈。一开始我选择去南部旅游,玩了一个礼拜回来,觉得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有放松,后来我觉得想给自己放比较长的假期,我跟公司请假一个月,去纽约待了那个月,那个月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没有计划,每天没有计划做生活,完全把自己倒空。工作这么久,很久没有很长时间什么都不做,所以那段时间心情非常轻松,每天晚上就是一闭上眼睛三分钟之内可以睡着。我想着原来我很久没有过眼睛闭上就可以睡着的生活,那一个月的旅行完全找回自己对生活动力的热情,在那边看到街头艺人,看到很多表演,然后我才在想,我这么喜欢唱歌,就算不能发片,我真的想要唱歌给大家听,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困难呢?没有别的方法吗?回台湾之后,想到很久以前想要组乐团,因为很难,自己想找人,谁想跟你一起组,怎么样,心里面想很多,然后坐在那里想很多,时间就过去了。

  那时间从纽约回来之后,非常积极联络朋友,我在一个礼拜找到我的乐手,我开始玩乐团,玩了一年,那一年太开心了,真的就是又回到音乐里面,就是你要唱什么歌没有人管你,玩了一年之后,台湾有一个歌唱比赛,我的公司希望我去参加这个比赛。但是这个比赛一开始也没有非常想要去,我觉得我已经有了自己的舞台,为什么我要去电视上去让别人评论。而且很挣扎。

  主持人有鸣:已经是艺人。

  纪文惠:以前可能会,任何机会我都不会放弃到,但是后来我找到我想唱歌的方式,我也很开心,我也没有觉得人生一定要发唱片才可以,但是一直被公司激励,他觉得你要去试镜,他觉得你OK你才能去,这句话又激励到,不管我要不要,但是我一定要去试,然后就一直开始比赛,因为这个比赛才有了重新发唱片的机会。

  主持人有鸣:那个是什么风格。

  纪文惠:有轻摇滚,就是不插电的,基本上很随性,想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然后后面还有创作,比如说贝斯手比较喜欢重金属一点,也做那样的歌。

  主持人有鸣:喜欢什么做什么。

  纪文惠:有些人喜欢做轻摇滚,根据每个人的爱好。

  主持人有鸣:你在底下有演出吗?

  纪文惠:就是小型的演出,因为我们演出花很长时间,因为每个人玩乐器的乐龄都很短,我们花很长时间的练。

  主持人有鸣:演出完之后台下的观众什么反馈?

  纪文惠:都还不错,一开始我们好紧张,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这样子跟乐团一起表演,所以每个人都非常紧张,我们紧张到吉他掉的掉,手滑的手滑,拉肚子的拉肚子,很多很多的状况。就是紧张到什么状况都有,但是还是非常开心。

  主持人有鸣:这种事情你听一下就是很美好的。

  纪文惠:很美好,非常开心。因为我很喜欢当时我们团有五个人,大家一起团结的感觉,然后从零到有,从大家什么歌都没有,然后慢慢起来,然后到慢慢表演,然后一起鼓励对方,一起看着对方进步,那样子的感觉。

  主持人有鸣:因为音乐把你带进演艺圈,然后在经历演艺圈低潮的时候,也是音乐把你拉出来的。

  纪文惠:没错。我觉得真的是,你在没有方向的时候真的要停下来,好好检查自己,问自己到底要什么,现在在做什么。

  主持人有鸣:纽约那段旅程是非常关键的?

  纪文惠:非常关键,因为真的好好休息一个月之后,心就突然被打开了,觉得没有一件事情是我想象中那么困难,只是你愿意不愿意跨出那一步去做别人不愿意做跟不敢做的事情。因为当时组乐团,身边朋友觉得我疯了,为什么你愿意花时间做一件没有办法赚钱的事情,因为玩这个乐团我也没有接戏,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好不容易又唱歌,拍戏要花掉我所有的时间,如果这个时候拍戏我一定又离他们很久,我没有办法练团,可能这件事情又要停摆。

  主持人有鸣:搁浅。

  纪文惠:对,我觉得有舍才有得,当时我觉得我要唱歌,不管用什么方式,就算是用这样的方式我就很开心,但是我要唱歌,我要用我的方式让大家再听到我的声音,重新认识我。

  纪文惠与网友微距离 称内地歌手欣赏李霄云

  主持人有鸣:这张专辑历经八年的磨炼,我们终于可以听到了。专辑发行之后微博上面有很多网友在关注你,我们一起看一下网友有什么提问,我们回答一下。最后一个环节微距离。我们看一下有一个叫做“依可月儿”。他说,以后工作重心就在唱歌了吗?最想跟哪位歌手合作?

  纪文惠:今年都会以唱歌为主,因为第一次来到这边宣传,我觉得要花很多的时间让大家重新认识我,让全中国任何地方都可以有机会可以去宣传,让大家重新认识我。

  最想和哪位歌手合作?没有合作过我都想向合作,有机会其实是想要各式各样不同的歌手合作,或者是乐手都想要合作,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火花。

  主持人有鸣:你私底下平时最喜欢听谁的歌?

  纪文惠:最喜欢听谁的歌?其实像孙燕姿的歌我自己也很喜欢,台湾孙燕姿、范玮琪,还有香港比如说像郑秀文(微博),内地我很喜欢一个女生叫做李霄云,我觉得她的东西很有自己的风格,她还是全创作的歌手。

  主持人有鸣:而且她的年纪很小。

  纪文惠:我知道她也是比赛出来的,她的MV拍的我也非常喜欢,她有一个特质很吸引我。

  主持人有鸣:她新专辑MV也是在台湾拍的。

  纪文惠:我知道她在台湾拍的,那个导演我也知道,我有研究了一下。

  主持人有鸣:那个很棒。

  纪文惠:很棒,很有自己的味道,比如像陈绮贞都非常喜欢。

  主持人有鸣:所以你喜欢比较不一样的歌。

  纪文惠:对。有一些不一样的,有画面,有故事的。

  主持人有鸣:“小葵”,“最喜欢哪首歌?”“觉得歌手和演员,自己最喜欢哪种角色?”

  纪文惠:我觉得歌手和演员跟我来说完全不一样,我自己真的非常喜欢当歌手这个角色,因为演员还是表现戏里面的角色,能够表现自己的部分比较少,可是当歌手就是完全可以表现自己,跟大家分享真是真实的自己,没有一点假的东西,对我来说当歌手是非常自在的一件事情。我很喜欢歌手这个角色。希望未来可以一直用歌手这个角色跟大家见面。

  最喜欢专辑当中的哪一首歌?每一首歌都是我最喜欢的。

  主持人有鸣:对啊,历经八年。

  纪文惠:对啊,因为每一首歌都是自己的一部分,每一首歌自己都很投入,其实整张专辑都投入自己的想法在里面,自己也有写词,我没有办法决定哪一首歌是自己最喜欢的,每一首歌都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有鸣:其实歌手既然发了专辑,能够收录在专辑里面的歌,一定是这个歌手非常喜欢的。

  纪文惠:一定是,你不喜欢没有办法好好唱,所以我在《给你们的一封信》当中讲到了,我觉得唱每一首歌都觉得跟这首歌谈恋爱,一开始你唱不好,你会跟它很生气,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困难?可是唱的很好就觉得太合适了,因为每一首歌都像是一个恋人。

  主持人有鸣:跟不同的恋人谈恋爱。

  纪文惠:没错,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主持人有鸣:会很享受的过程。

  纪文惠:对。

  主持人有鸣:节目进行到现在,时间也告一段落,今天访问就很开心到此要结束,最后把时间交文惠,再来好好推荐一下这张专辑

  纪文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纪文惠首张同名专辑,这张专辑当中真的有非常多不同的曲风,我自己都说,如果它是不同的衣服,每一首歌都可以换一套衣服,用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故事,希望可以借用自己的专辑,音乐,可以透过音乐给大家不同的感动,可能鼓励大家实现梦想的,有安慰大家的,可以温暖大家的,有陪伴大家的,可以陪大家疗伤的各式各样不同的曲风在我的专辑当中都有。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我的首张同名专辑。

  主持人有鸣:所以大家也多多支持纪文惠,一定要购买支持正版。

  纪文惠:大家一定要购买正版专辑。

  主持人有鸣:一定要支持纪文惠,今天就是这样了,我们下期节目见。

  纪文惠:拜拜,谢谢。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