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赵本山回应市长接机争议:我们是朋友又有什么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1-05-23 06:49:30

  “我想的是把这个产业做起来,将来可能是在(每)一个省都会有我一个剧场,这是未来我的梦想。”南方都市报记者日前在长春的香格里拉酒店采访了赵本山。忙了一天,赵本山到晚上有些疲惫。带着东北人特有的热情,赵本山先是热心地询问我们一行是否安排好食宿。尽管疲惫,但仍非常认真地与我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话。面前的赵本山轻言慢语,有问必答。专访结束后他慢慢地站起来,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搀扶,他笑言说坐久了还是会觉得有点透不过气。很少接受专访的赵本山这次是为了配合《乡村爱情交响曲》(《乡村爱情4》)的宣传。《乡村爱情4》在北京台热播之后,转至深圳、天津、黑龙江、山东四家卫视联合播出。该剧18日晚开始登陆深圳卫视黄金档。

  谈话过程中,赵本山对自己的财富,那架引人注目的飞机及其背后的种种传言,湖南常德市长接机的备受质疑,人们一直关注的身体情况,《乡村爱情4》的种种评价等热点问题全盘详细回应。尽管他面容疲惫,体力透支,却有不躲不闪的气势。对大家关心的“二人转”、“刘老根大舞台”、师徒关系等话题,赵本山详细与南都记者对谈。不难发现他是个活得很清楚的人。对于自己,他说:“我有多大能力我自己知道……自己首先别那么膨胀,别觉得怎么回事儿似的也就得了,人有多大才敢有多小嘛。”对于徒弟,他很自信:“谁身上有什么毛病我都清楚。”对于与人相处,他游刃有余:“人做来做去,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这些年,说实话,都是用心换来的。”对于事业,他想着:“做成一个百年老店,无论后人是谁,‘本山传媒’这几个字不能换。”

  飞机那些事儿

  “本山号”遇见常德市长,议论就来了

  赵本山的飞机几乎是每场发布会记者都想问的问题。买了第一架的时候人们热衷于谈论它的价钱、内部装修、用途,甚至维护费用、燃油价格。然后就传出来赵本山要买第二架飞机,继而演变成“赵本山要进军航空业”。在飞机的背后,是无数对其所折射出的赵本山的财富的窥视和探究。“富有”是一个敏感的词汇,被这个词汇包裹的赵本山常因此而面对质疑。“炫富”、“常德机场市长接机”等话题正当火热关头。赵本山对此回应十分坦然,其中包括对拥有的心安理得,和对自我身份的清晰辨识。

  1、飞机&财富:“我拥有的不是偷来的,这标志着社会进步”

  南方都市报:你买好一点的车或飞机都受到很多人关注或质疑,你会不会觉得难受呢?

  赵本山:哈哈,没有难受!不难受,这就是正常嘛。在别人眼里像我这种要饭的人突然有一个东西,别人会很难受的。这个东西就要承受。我拥有的也不是偷来的,是通过自己赚钱,我没有违法,这标志着社会进步。没有关系,有接受不了的慢慢去理解,人都是每一天高兴痛苦痛苦高兴,都是这样,我感觉到在别人眼里就是这还了得,你什么都有,其实我的心理压力谁能知道?但我还是尽量让自己忘掉很多。说实话(我)应该是老天很照顾的一个人,才走到今天的,很不容易。拥有了多少,这里边是怎么回事我自己清楚,做每件事情都清楚的,什么事是应该做的,什么事是不应该做的,我心里都会留下一笔。别人去议论议论,说你的作品好与坏,说你又去买这个了又买那个了……我也不是偷的,呵呵,那有什么。其实穷与富不是一个金钱的数字,最怕穷的是精神,精神贫穷,有了多少钱都没用。

  南都:被民众这么议论,是不是最让你累的地方?

  赵本山:因为我没有伪装什么,我有什么就是有什么。比方说我买飞机这件事情,我知道你们也想问这个事儿(笑)。我做这么大企业,每一天我的演员要去哪儿———现在(有飞机)我可以一天走三个城市。我外边剧场很多,这走一圈可能把会都开完了。我也不是(把飞机)摆那,另外那个东西放那儿,多多少少也能经营,也是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有什么不可以有呢?这个事就是大家不要用贫穷的眼光老去适应贫穷,就不对了。到这个时候,全世界都了解中国经济崛起了,中国人伟大了,这个民族伟大了,你说这个民族的分子稍稍富一点、有点东西不可以吗?是可以的。当然了,我们还有一些没有致富的人,那么大家都在努力嘛,至少我们的生活都产生变化了,全民族都产生变化了。现在回农村,发现跟我待的那时候是两码事了,说买点肉就吃了,说打个鸡蛋就吃了,说焖大米饭就焖上……过去哪有啊,过去在过年才能吃上一顿肉。

  南都:这飞机是一般自己坐,还是其他的……

  赵本山:就是企业需要的时候就坐,演员需要也可以坐,有时演出倒不过来,剧场需要演员拍戏也可以送。

  南都:之前网上有说法说你想要投资航空公司,靠谱吗?

  赵本山:没有,我上那投啥去。

  南都:您现在有做投资吗?

  赵本山:没有,我往哪投,我投电视剧还不够呢。我是一个野心不大的人,我就觉得这一生,我是吃这碗饭的,跟艺术有关的东西我可能懂一些,我能知道心里的底,跟艺术无关的我不想做。

  南都:那你不想像比尔·盖茨、巴菲特那样钱越来越多吗?

  赵本山:那有啥用啊?你说那玩意儿多能多哪去?我们哪,我们就弄个“脚富”(首富的“首”同音“手”)就完了,呵呵,没有那么大野心。

  南都:偶像剧和热门电视栏目你有兴趣涉足吗?

  赵本山:我根本没看,包括那些搞对象那些栏目啥的我都没看,一看我就拨(换台)。我就看不了假的,一假我就看不了,不喜欢看。

  2、常德市长接机:“我不好意思,给人家找了麻烦”

  南都:今年五一你包机在路上出了一点状况,常德市市长去机场调度,也引起了一些民间争议。

  赵本山:我去了人家要了解了解,人家市长还真想请我演出,说正好要找你呢,我正好落到他机场,然后就通知市里头了,因为那天是走不了了,满天都是雷雨,就只有在那个地方(常德)能落,落下之后不大会儿广州就又能落了,但这边已经通知(常德)市里了,市长正好是五一长假放假,还认识,(市长)就去到那说那就今天留下别走了,咱们研究研究,我们要开一个会,就是文化产业的,我说不行了马上就要飞了,(市长)就到飞机上看看,就引起这么大争议。我倒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像给人家市长找了麻烦。就是我们是朋友又有什么呢?是不是?我也不是一个从监狱里出来的人,说是个逃犯市长去看他去了,也不是啊!其实我觉得别去提这个事,提这个事又给人家市长找麻烦,没意思。

  作品那些事儿

  《乡村爱情交响曲》从央视到地方台的始末

  “乡村爱情”系列是赵本山电视剧的金字招牌。如今《乡村爱情交响曲》(《乡村爱情4》)在深圳、黑龙江等地热播,一改以往直通央视的模式,这次“乡村”在省级卫视播出。而爱情故事更变成了围绕孩子而产生的新矛盾和人际关系。不少观众表示爱情变“孕事”,有点不习惯。

  南都:这次怎么从中央到了地方播出?

  赵本山:是这么回事,央视剧不能超过三十集,有这个限制,我剪戏就有难度了。它还不完完全全是多卖点钱少卖点钱的问题,剪了会破坏情节。我刚拍出来剪成了41集,后来又剪剩37集,后来中宣部审查要剪成30集,我觉得这个有点难,我看还是走地方吧。现在好多影视公司走地方,能保证戏的完整性。

  南都:卖片过程听说也不是一帆风顺?

  赵本山:当时深圳台来买的时候,《乡村爱情4》二轮已经卖完了,卖到了黑龙江、山东、辽宁、吉林这么几家。后期这个戏在北京台播了之后,辽宁和吉林可能安排了别的戏,就没法播了,于是最后播的就是咱们深圳、山东、天津还有黑龙江。在一个有变化的情况下,我很感谢这几家,我还想说如果以后还做第五部的话,我卖首轮时就得先考虑这几家,因为这次在我最为难时他们出现了。不是这个戏卖不出去,而是这个戏变化极大。在央视突然拿出来走地方,那就必须先选择首都(北京台),因为它毕竟最有影响力。然后呢,按理说二轮这四家是不应该有变化,但是呢,人家可能已经把节目编排完了或不好串了或者怎么的。在这种关键时刻,现在这四家卫视联合起来把这个戏同时播出去,我非常感谢,其实跟媒体合作、跟朋友合作,做生意也好,做人也好,信誉是最重要的。

  南都:央视和地方卫视的受众其实是有不同的,会不会担心播出效果?

  赵本山:没担心这个问题。现在北京台播《乡村爱情4》可能是他们有史以来电视剧收视率最高的,在2.6、2.7,这在卫视很少见。所以没在中央台播,就在北京台播,选的还是对的。其实我们统计收视率都是在城里统计,没统计农村,要是统计农村,这个戏我想是没有人能超过它的,我相信农村人更爱看。这个戏有独特的味道,它每一个人物都非常鲜明,它说的都是小事儿,那种小心眼其实都是小的狡猾,农民本身是“小心眼大善良”,其实他心地是善良的。

  南都:有人说这个戏爱情少了,有些不习惯。

  赵本山:人都是在大爱当中生存,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首先是一个“爱”字。(《乡村爱情4》)讲的是这个,不要偏偏就追一点,说他俩结婚了就是爱情,离婚了就不是爱情,“爱情”这两个字要往大的方向去理解。因为它有一个大的收视群,都是我们的百姓。他看也好、提意见也好,(不管)怎么样也好,我相信一部戏要是引起争论就是有人看了。连一声儿都没有,那这个戏就没意思了。第四部要比前几部更专业一些,包括演员状态、表演上更成熟了一些,我们还想做第五部。

  南都:做电视剧方面有没有更多的计划呢?

  赵本山:可能除了《乡村爱情5》,还要拍一部其它的农村戏。可能还要拍一部都市戏,也想尝试一下,这是都市轻喜剧。正在出剧本呢。

  南都:从春晚小品开始,包括电视剧里植入广告也都被人关注,您是怎么看的?

  赵本山:我倒觉得在剧情里头,它只要是合理的就没有什么。你想一想哪个电视台能离开广告啊?艺术、商业整个是联系到一起的,不能完完全全拿出来当一个古董珍品去看它,说这个东西是假的是真的,不能那么理解。它是艺术品,艺术品是跟社会沟通的,一个好的产业也需要名人去做广告。我觉得大家又都建立在利益上去看这个东西。其实老百姓没管哪个是广告,看的是戏!往往是找别扭的人,或专门看(广告)的人往这里看。谁能看出他开的是啥牌车?没人注意那些,注意的都是要挑事儿的。其实它不影响大娱乐,不影响故事情节,它是不危害什么的,何况还给企业带来效益,有什么不可以的?也用不着大惊小怪,植入广告也好,包括电视广告也好,我觉得都是正常。如果说比较生硬,那下次就拿掉,不去做这个,还非得挣这点儿钱吗,是不是?伤剧情了,伤人物了,那就不用了。

  健康那些事儿

  “身体还可以,睡不着觉,工作停不下来”

  2007年起赵本山的身体状况开始成了热点话题。2009年9月30日,赵本山为《乡村爱情3》一剧取景赴上海突发疾病,被送往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急救。诊断赵本山为脑蛛网膜下腔出血,是因为动脉瘤破裂所导致。彼时,医院围满了记者。包括到2011年春晚,他仍感不适需要吸氧,成为重大新闻。在他住院时,人们在探讨他是否还会这样忙下去,事实证明他是个停不下去的人,只要能承受住就不会放弃前行的脚步。

  南都:2009年你在医院还住了挺长一段时间,但现在依然让自己很忙。

  赵本山:你不忙怎么整啊(现场大笑),那就得忙啊。相对来讲我还是要比过去轻松点,因为我一走到哪儿大家都知道,好像老是在忙似的。因为一走就有新闻,我就(很无语),其实没那么忙。那时到处都是新闻嘛,其实那时让我挺感动的,老百姓还是挺喜欢我的,挺惦记我的,怕出问题。

  南都:现在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呢?

  赵本山:我认为还可以,还能承受得住。

  南都:之前几次春晚也都是带病上场的?

  赵本山:就是紧张呗,到那个时候有点不舒服,还没完全好。

  南都:现在要经常去医院检查吗?

  赵本山:没有。我就是喝不了酒了,但是继续抽烟,戒不了。

  南都:运动吗?

  赵本山:现在就是有时候打打(高尔夫)球,那玩意儿需要时间哪!我也是个静不下来的(人),刚刚也是打打球才舒服舒服,要不然老不动不行。打不了多少杆。我打球得多预备点球,打三里我也不去找了,我(打球)就是走道的事儿。

  南都:你一天大概能睡多少小时啊现在?

  赵本山:我也睡不着觉,也就五六个小时。还一半儿睡一半儿醒呢。我是一个睡不着整觉的人,要是一下子睡六个小时就够了,我中间老醒,我缺觉。

  南都:很多人看来你可以停下来过一些比较舒服的日子了,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做下去呢?

  赵本山:我觉得这样很舒服,停下来不舒服(笑)。那你说后边这么一大摊事儿,能停下来吗?我倒没有大想法,至少跟着我身边的这些人,我能看到他们好我就挺高兴。因为我带的是一批人,这批人连大学的算上都得上千人,这么大公司,你说我停下来,怎么能停。每一天脑袋都得动,做什么怎么做。我觉得是替自己负责任吧,你说你做公司也好,做什么也好,再累你就不做吗?要想不做了,说去溜达就溜达了,我觉得那样倒没什么意思了,那只不过就是个旅游南北走,有什么用啊?

  南都:有没有想过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就休息一下?

  赵本山:至少现在还没想,我倒觉得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讲已经习惯了。可能有一天我不能动了,你再想让我动我动不了了,可能到那时就不动了。

  细品赵本山在访谈中的话,有许多有趣的地方。谈及的话题有些本来该是矛盾的,但经过他的智慧将其统一。比如贫与富,制度与人情,艺术与商业,民间艺人与体制管理,没有野心和执著的梦想,比如让“二人转”雅俗共赏……这套神奇的“相对论”,也许正是赵本山的处世之道和魅力所在。

 

  谈师徒关系

  经常交流、做思想工作,每个人啥样我心里都清楚

  赵本山有50多个徒弟。他和徒弟之间的相处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年三十徒弟要给师傅磕头,徒弟赚的钱师傅给管着,住的房子也是师傅给买的,没钱就找师傅要……有人说这像老戏班子的管理方式。但是赵本山搭建的可不是一个戏班子的舞台,而是一个庞大的本山集团。赵本山在管理徒弟方面有自己清晰的一套原则,这里面有父子式的相处方式,唯才是用的选拔原则,以及抱团才能前进的大方向。言谈中,不难看出赵本山在管理徒弟方面的自信“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气势自然带出。

  南都:50多个徒弟,大家都想要有机会上影视剧,机会有限,你怎么去分配?他们是否会有意见?

  赵本山:现在倒是没有在这方面发生过意见,其实大家都在耐心地等待,有机会就上,我们也争取多拍几部这种风格的戏,让更多的演员冲进来。如果“乡村”品牌往下做,可能这些老人又离不开,他们得一直连续演,那样我们可以再设计点新的情节,他们(其他徒弟)进入得就多一点,或者说我们排别的戏,这也是一个(处理方式)。

  南都:电视剧里你还是会出现一下带着徒弟们演。

  赵本山:每一次我都得去演一演,演一演我倒不是说我有收视率,至少说在这里头有一个“魂”,戏份多少不说,我在里头领着他们演,能好一些。

  南都:戏里小沈阳(微博)的戏份加大了,是有意多给他一些机会,多多栽培他?

  赵本山:小沈阳这个人物,还是要他巩固一下吧。因为他过去戏份儿少嘛,后期根据他这个知名度,就又多给他点儿戏份儿。

  南都:这么多徒弟,你是怎么做到对他们每个人都关注、关心,并且计划他们的发展的?

  赵本山:我还是尽量能够看到更多有希望的人在我面前———他的业务比较好的,就往前排。因为我挑人才,哪怕他身上有毛病。他如果是这块材料,那当然我就得先用他。他在舞台上这一块首先要表现好,他不能张嘴等着让我去培养他出名。如果连舞台都没过硬的话,就直接出名了,我相信他也不会走好这条路。所以我还是要在舞台上发现他有亮点、有培养前途,将来他才会出来。其实是很难的,只有我自己知道,跟这帮学生打交道我是一种什么心理感受。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的优点和毛病,而且脑袋都比较发达,反应都极快。我对付他们,刚开始是稍难一些,现在至少我在与不在,他们还能够自觉点儿,知道什么叫自觉。

  南都:你在这样的位置难免就有人会来奉承你,有用吗?

  赵本山:我其实挺烦老是拍马屁的人,说好话儿的人。我身边人如果天天捧我我会说他的,我会很不舒服。人用不着自己人捧自己人,没有必要。别人说你两句你也不要自己在旁边捧去,没啥意思,还是实实在在的。我的主张就是你待在我身边首先是干活,干一些有用的活,用不着你吹也用不着你捧,我啥样我自己清楚,我有多大能力我也自己知道。能看到的就是你的业务能力是第一,先排这个,你只要有业务能力,你可能身上有很多毛病,我可能帮你把这些玩意儿都修理掉,重新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也是有希望的。人都是通过相处的过程在改变,不是一个人一碗水看到底说:这就是个坏人。不是那样的,都会改变的。

  南都:之前在采访中你说过有点担心,小沈阳成名他会膨胀得太快,现在他怎么样?

  赵本山:你想,他现在出去就得让他坐头等舱了,要不打扰他的人过多。我公司也得跟一两个人。刚开始他都不太会应付人、应付场面,有时候都不太会说话,就一点一点告诉他呗,他现在很满足,也是很好,没有什么毛病。

  南都:对小沈阳这次在《乡村爱情4》的演出,如果满分一百分,你给他打多少分呢?

  赵本山:嗯,得80分吧。我想他在这个影视表演上会越来越好吧。

  南都:现在的社会是个浮躁的社会,你的徒弟都过着安定的生活,那如果他们受到一些诱惑,你是用什么方式让他们安定下来呢?

  赵本山:我一多半儿的时间陪他们,看他们表演,跟他们聊天儿。有时住在基地,晚上出来他们一直跟我聊。谁身上有什么毛病我都清楚,我去一点一点跟他聊,刚开始时他们也骗我,我都知道他们骗我,我都能看出来,但是我,咋说呢,还是拿他们当孩子吧。做错了点事儿我就跟他们讲吧,什么事儿应该怎么做,这么做不合适,慢慢就能想开,因为他们毕竟是生活产生了变化,这是对他们最大的(改变),一个人生活要是变化了,可能他的思想也随之而来产生变化。在这个变化过程当中需要引导,需要沟通,沟通好了呢,他可能就往好了变化,沟通不好,可能就往歪了走。我是经常交流、做思想工作,每个人啥样我心里都清楚。

  南都:之前《乡村爱情4》在北京卫视首播时你在他们节目里说过一句话:“我不在了,你们什么都不是,所以你们一定要在一起。”这是对他们的一种期许还是什么?

  赵本山:我当时觉得自己不行了,我就交代了这么几句话。我觉得如果你们要在一起,社会也会尊重你们,你们会做大,我说你们要是各奔东西了,你们就什么都不是,你们也做不起来。因为在一起呢,这是一批很好的人才。他们都来自于民间,他们应该都是民间大师,他们是这么一批人。如果各跑各的就缺乏力量,缺乏团结,那就等于旗倒兵散了,我当时最担心的也就是这方面的事儿。

  谈公司运营

  做娱乐行业,你的心得娱乐起来

  别以为“本山帝国”只是说着东北话管好大家庭,尽管赵本山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在做大生意这块他始终保持大踏步前进的姿态。近日,赵本山参加了长江商学院中国企业CEO课程,与知名企业家马云、傅成玉等成为同学。他一直在现代化企业运营的制度管理和自己的将心比心“处感情”的管理模式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深谙中国人相处之道的赵本山,在摸索企业管理之道的过程中,无疑有自己的一套风格。

  南都:你最近在长江商学院学企业管理,怎么想去学这些课程?

  赵本山:我觉得,公司要一直想往前走的话,学习还是有需要,更重要的是长见识。也接触了一些同学———那个学院的学生,都是企业做得比较好的。像我们的西欧班,都是大企业大老板,什么青岛啤酒啊什么的,相互之间能够沟通起来。做企业都能互补嘛,人都有缺的一面。特别是我一个艺人转型做了公司,做了公司之后,我也得面对市场去经营它。经营公司其实跟当艺人也是两码事,公司你得想到全盘它要做啥。它不仅仅是我需要演一个节目的问题,各方面都要充实下,充充电。

  南都:这个课程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赵本山:最大的收获是,跟这帮人的交流,听老师的课程,顺应市场的变化和对未来市场的评估,就包括我们文化产业的这一块。目前是最好的时期,我们也赶上了这一时代。

  南都:管理过程中最难的是管人,在这方面你有没有自己的方式?

  赵本山:无论管理学生也好,还是管理公司也好,我觉得一个公司要有一个完善的市场化的制度。就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规范制度面前大家人人平等,要一碗水端平,这是第一。第二呢,我觉得更重要的就是感情。无论是你的学生或你的员工,甚至包括你的保洁人员———他就应该是你的家人。大方向,人做来做去,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最讲究的也是情感。包括所有在你手下干活的,他如果是快乐的,多干点,他可能就不觉得累;如果你发了很多工资,但他不快乐,那可能这公司也是留不住人。都是相互的,老板要对职员好,职员会给你一个笑脸,也会给你积极工作的动力。

  这些年,说实话,都是用心换来的。我这帮学生都是民间来的艺人,突然过来后,他从民间到我这算是一个正规的队伍里,有这么一段好长时间的适应。因为他们过去是没有管理的人,没有上班的习惯,什么毛病都敢犯,是属于这么一批人。但就是这么一点一点跟他们讲,跟大家讲公司的制度,在这个过程中完善制度,在制度面前又多给他们些感情。

  人说白了,和任何人相处,能制造出最大的矛盾就是利益。在利益面前让让步,也可能在情感方面就疏通了,就能沟通得好一点。比如说大气点,公司也有一定的能力,对于员工要好一些。他如果觉得在这,我这个待遇很好,我的收获也很大,至少在这干很光荣,有这几点可能他们心里就踏实了很多。你要说完完全全、面面俱到,这也不太可能,但还是尽量吧,我觉得要掌握公平,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位员工。如果有矛盾,也别一边打死,大家相互交流沟通,它一点点就会可能有变化。我们也就是一直这么走过来的。

  南都:你觉得做娱乐产业的特点是什么?

  赵本山:我们是做一个服务行业,就不如把心打开,感觉他们每一个服务和笑脸都是很真诚的。我觉得管理企业重要的是把心交给企业,要用心地对待员工,对待每个人。我们叫“快乐升级,选择服务”,走进“刘老根大舞台”的观众没有一个上这找别扭来了,他是来快乐的。这时候比如说门口站几个保安哼哈的,(观众)会不舒服的,后来我们把保安取消了,就没有保安这一说,没有打仗这一说,就算观众喝多了骂两句、打两下子,也别还手。一是别还手,二是谁挨打就给谁发奖金。如果太啥了,那就由公安处理了。

  我们需要的是“真”,而不是在那儿“演笑”。我说要用心,用心要把观众真正当成是你的亲人来了、你的长辈来了,走进这里的时候,无论他身上带有什么脾气,想找人打一仗你都打不起来。让他快乐地进来,快乐地走,这样他也觉得花了钱不委屈。

  我们做服务行业,特别是做娱乐行业,首先要把“娱乐”两个字放开,你的心得娱乐起来,你每天上班是娱乐的。无论怎么累你要带着笑脸,你是服务,而不是说你这门槛很高,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走,这能做生意?要把腰哈下来。包括我们服务的规范,也告诉他们手都放在前边,这是一种很礼貌的姿势,你腰能哈下来,你要是一背手可能整个形体就全变了,人的形体一变,随之你的心理也产生变化了,这就会给别人带来不愉快。还是真诚一点,你想做,就要做好每一件事儿。心里要干净———这个心里干净就是说,人还是要开朗一些吧,把心打开,放下一部分,就是别把自己看成什么。其实人越把自己看成什么越不是什么。

  南都:你这种心态是刚出道年轻时就有呢?还是这些年慢慢锻炼出来?

  赵本山:我这个人属于从小就受苦的,这一步一步经受得太多了。我也发过脾气,我过去也是爱打仗的人,我现在的年龄也不是(那个时候了),因为现在做企业了嘛。另外还有名了,公众人物不应该做的就不做了。就是这么一种状态,我还是一步一步地边走边学吧,才走到今天的。也不是说做得很好啊,我自己的火消下来,自己首先别那么膨胀,别觉得怎么回事儿似的也就得了,人有多大才敢有多小嘛,呵呵。

 

  谈家庭

  不觉得歉疚,没想过继承

  赵本山一向很少谈家庭。偶然谈起,他并不像其他艺人一样常常因为工作忙没时间陪家人而表示歉疚。在家庭里,他有典型的东北男人那种说一不二的气势。他不是一个能回归家庭的男人,因为他还有太多梦想要实现。

  南都:你这么忙,可能回家都很少吧?

  赵本山:他们也都习惯了,老通话。

  南都:那孩子会不会抱怨说你花在学生身上的时间精力比花在他们身上的时间精力多?

  赵本山:那是会有抱怨的,但他们都挺理解的。

  南都:那您自己心理会不会有点歉疚?

  赵本山:这玩意儿说歉疚好像有点假似的,歉疚我倒觉得不是歉疚什么。你比方说我媳妇儿找到我了———我有今天了,那你说我要在农村种地呢?———她不也得受着嘛,是不是啊。

  南都:将来这个本山集团是会传给自己的孩子,还是传给优秀的学生?

  赵本山:我没有想说这个未来传给谁。它要是能做成一个百年老店,无论后人是谁,“本山传媒”这几个字不能换,继续往前走,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没有考虑接班人,我不会说给这个孩子留多少,给那个孩子留多少,我不会想这些事。我想的是把这个产业做起来,会越做越好,将来可能是在(每)一个省都会有我一个剧场,这可能是未来我的梦想。

  南都:像首富比尔·盖茨、巴菲特会说给孩子留基本的生活费,剩下他们这代人创造的会给社会,那您呢?

  赵本山:我没资格说这话,咱们不是比尔·盖茨。咱那点儿钱不如人家一个零头呢,咱们有啥权力说那种话啊(笑),那样比都根本比不了。也没谈过这方面的,哪有(小孩)这么点儿就说我给你留多少钱,那孩子啥也别干了。

  南都:你更想让孩子继承您艺术的一面还是……?

  赵本山:我倒觉得孩子干什么都行,只要快乐就行。对他们没有具体要求,谁愿意干啥谁干啥。

  贫与富

  我拥有的也不是偷来的,是通过自己赚钱,我没有违法,这标志着社会进步。

  这个事就是大家不要用贫穷的眼光老去适应贫穷,就不对了。到这个时候,全世界都了解中国经济崛起了,中国人伟大了,这个民族伟大了,你说这个民族的分子稍稍富一点的,有点东西不可以吗?

  艺术与商业

  艺术、商业整个是联系到一起的,我们不能完完全全当一个古董,当一个珍品去看它……它不是文物,它是艺术品,艺术品是跟社会沟通的,一个好的产业也需要名人去做广告,我觉得大家又都建立在利益上去看这个东西。

  制度与人情

  我觉得一个公司要有一个完善的市场化的制度。第二呢,我觉得更重要的就是感情。人做来做去,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跟大家讲公司的制度,在这个过程中完善制度,在制度面前又多给他们些感情。

  利益与感情

  人说白了,和任何人相处,能制造出最大的矛盾就是利益。在利益面前让让步,也可能在情感方面就疏通了。

  民间艺人与体制管理

  你们要是各奔东西了,你们就什么都不是,你们也做不起来。因为在一起呢,这是一批很好的人才,他们都来自于民间,他们应该都是民间大师,他们是这么一批人,如果各跑各的就缺乏力量,缺乏团结,那就等于旗倒兵散了。

  跟这帮学生打交道我是一种什么心理感受,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的优点和毛病,而且他们脑袋都比较发达,反应都极快,我对付他们,刚开始是稍难一些,现在至少我在与不在,他们还能够自觉点儿,知道什么叫自觉。

  没野心与有梦想

  我是一个野心不大的人,我就觉得这一生,我是吃这碗饭的,跟艺术有关的东西我可能懂一些,我能知道心里的底数,跟别的艺术无关的我不想做。

  我想的是把这个产业做起来,会越做越好,将来可能是在(每)一个省都会有我一个剧场,这是未来我的梦想。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