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 页 加为收藏

《青盲》编剧解读网友质疑 结局埋伏笔或出续集

来源:北京晨报 时间:2011-05-16 06:22:50

  一场高智商较量的死亡游戏,一段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的完美越狱,正在BTV4热播的《青盲》开创了国内谍战题材的又一个另类。事实上,由于美剧《越狱》的热播,《青盲》的核心情节“越狱”已不是什么新鲜元素,且很容易背上雷同或者抄袭的声音。编剧景旭枫为了“同中求异”,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改编剧本,而从大的故事背景和小的细节来看,《青盲》确有很多“本土特色”。

  谈“抄袭” 都是“萝卜”味儿不同

  “营救同志、挖洞越狱、男主角与女军医微妙情愫、贪婪的狱监、鱼龙混杂的狱友”这些最核心的元素与美剧《越狱》十分雷同。然而景旭枫认为上述元素是越狱题材必需的,也是最简单的,“讲间谍,肯定有偷情报;讲越狱,要么是暴动,要么是掏洞。大的元素肯定都是类似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也有这些元素,《越狱》算抄袭吗?真正难的是怎么样用细节去展开故事,还得跟《越狱》有所不同,尽量避免在细节上的重复。就好比同样是萝卜,不同的厨师可以做出不同的味儿。”

  《青盲》的原著是本网络小说,单线条的几个故事虽然比较简单,讲述了中共地下工作者张海峰的主动暴露、被捕、挖洞、营救“小猫”同志、成功越狱,但带有明显的“本土化”特色。到了剧中,无论是情感戏、配角戏,还是三五集一个小高潮,功败垂成的紧张感都让观众看得欲罢不能。

  景旭枫透露,《青盲》的改编工作花了他整整三年时间,原著中的故事情节部分只保留了10%,所有的情感戏、刻画人物的戏都是新加的,“以张海峰入狱前的体检这段为例,严格到连犯人身上的一颗痣都会烫掉,肠道、胃,里里外外都要检查,我们把这一段细节的延宕做得很足。还有张兰,这个人物在原著中出现了十几次,像是群众甲,没什么故事,而在剧中给予了极大的丰富,她应该是我最满意的配角。再有就是王玲雨和张海峰,原著中他俩情同兄妹,失散多年,没有爱情戏;包括王玲雨和徐行良的情感纠葛都是后来加的。从原著到剧本初稿,只是定了几个大的故事,人物也没有个性、没有情感。”

  谈“逻辑” 编剧自信学理工出身

  在景旭枫看来,对于《青盲》这类题材,观众和网友最爱挑剔的逻辑问题都不成问题,最重要和最难的地方就是如何使剧变得好看,一不小心就无法兼具“逻辑”和“好看”。“我看到有网友说,原著中108牢房是有窃听器的,剧中为什么没有。从编剧角度看,五十集里有二十集,俩人都是互相打哑语,屏幕上滚字幕,那这个剧还有法看吗?我是学理工出身的,一般人肯定比不上我的逻辑思维,在写剧本时逻辑问题不知道考虑了多少遍。”景旭枫透露,其实《青盲》直到开拍前还有存在着两拨人挖洞方向问题的大BUG(瑕疵)没有解决,原因就是当几拨狱友同时开挖后,张海峰还要穿梭其间指挥,就很容易出现逻辑上的合理性。不过导演最后想到了从放风广场进入地下通道,才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在被问及“红崖菱”、“爬虫子”、“收鼻水”、“蒙汗药的学名”、“24味药剂”等是否都有据可查时,景旭枫坦言纯属胡编乱造,“画鬼容易画人难,我发现这些完全胡编的观众反而不揪,谁都没听说过。但是像8毫米摄影机、录音设备等这些必须去查资料,这些如果不注意还是很容易被看出来是BUG的。”

  至于“有情人尽释前嫌、甜蜜相拥”的结尾设置着实有点太过俗套的说法,景旭枫恰恰认为那是他的得意之笔。“我认为情感永远是人类最关心的问题。对于张海峰这个冷酷甚至有点冷血的人,当他的信仰与爱情冲突时,他会选择信仰,但不代表他没有情感。在完成营救任务后需要给他的情感一个交代,我认为他的归来是完美的。”

  谈“续集” 结局已经埋下伏笔

  临近结局,“最抢镜大龙套”吴秀波饰演的司徒灰那神秘一笑让观众深陷迷雾,原来这是为有可能出炉的续集埋下的伏笔。而根据景旭枫透露的续集构思,对第一部投入情感的观众会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整个的“救人”、“越狱”计划都只是司徒灰布下的一个局而已。

  景旭枫表示,在改编《青盲》的过程中,想到了一些续集的脉络,但写不写现在还没最终确定。“比如,冯彪就是司徒灰派回来的,就是要‘帮助’张海峰趟过雷区,成功越狱;‘小猫’是假的,真正的‘小猫’一到重庆就被抓住送到灰衣社的毒气研制基地了,营救‘小猫’的局就是司徒灰设的,他就是要让共产党认为他们能救出‘小猫’,借此拖延时间,灰衣社的毒气只要研制成功,就能投放战场。第二部就从这些逃出白山馆监狱的人一个个死去开始,张海峰找到冯彪时,冯彪已经奄奄一息了,但他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小猫’可能是假的。对结局的设想是,几十年以后,白发苍苍的张海峰和王玲雨带着孩子们去白山馆扫墓。”虽然已有构思,但尚未动笔,景旭枫说能不能写出来还要看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致敬经典

  1、雷声掩护踹铁板

  在经典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雨夜逃生,伴着阵阵雷声,安迪踹开了下水道而没有被看守发现,顺利打开逃生之路。《青盲》中,张海峰同样伴着雨夜的雷声踹开了铁板。

  2、裤兜藏土放风倒

  同样是在《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在监狱看守的眼皮下挖洞挖了二十年,他每次都将挖出的泥土放进裤兜里,等到放风散步时,轻轻散落到广场上,人不知鬼不觉。《青盲》中,张海峰也是用的这种方法,不过他还想到了另外一招,就是把部分泥土放在马桶里。

  3、半空落汗致暴露

  电影《碟中谍》中,“间谍”汤姆·克鲁斯为了盗取情报,从天窗进入情报室,在即将收工的刹那,有人进入。为了避免被发现,阿汤哥只能悬在半空,豆大汗珠滑落的大特写绝对堪称经典镜头。《青盲》中,张兰发现躲藏在天窗通道中的张海峰的桥段与《碟中谍》中如出一辙。

  晨报记者 冯遐

  ■回应挑刺儿

  《青盲》播出后,网友并没有指出太多逻辑上的BUG,而是将更多的质疑对准了拍摄上的疏忽。对此,编剧景旭枫在接受采访时对部分疑问作了解释。

  质疑1:孙馆长的女儿小芳十年前和十年后没长大,也没变化。

  回应:十年前后的小芳其实是两个演员,只不过年龄差距不大。而且小芳是头部中毒,如果脑垂体受到影响,长不大也很正常。

  质疑2:回忆王万诚死的那集,开始字幕写的是1938年,可是后来他下葬时的墓碑上却明明白白写着“民国二十六年”,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民国二十六年是1937年,莫非王万诚早就把墓碑为自己预备好了?

  景旭枫没作回应。

  质疑3:《青盲》在大结局处,冯彪带领越狱者们小心翼翼地趟过密集的雷区,成功逃离白山馆;张海峰是如何一个人再次趟过雷区回到白山馆去救王玲雨的?

  回应:凭借张海峰的本事,他走过一遍一定能记住埋雷的位置,如果我再写他如何回去就显得啰嗦了。

  质疑4:剧中很常见的场景:张海峰整晚穿梭于天花板通风道和地下通道,常常卡着狱监巡视的点回到牢房,结果张海峰仍然能保持很干净的衣服和面容,貌似根本不会有灰尘泥土蹭到衣服、脸上、手上。总之,这些细节就看较真不较真了。

  景旭枫没作回应。

作者:  责任编辑:小美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密码:
匿名?
注册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xinjia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